疫情在西方世界还有不少副产品,除了连续不断的抗议政府疫情政策的示威之外,还有诉讼、印制传单等方式,荷兰人玩得不亦乐乎。

荷兰海牙法院今天决定目前荷兰政府的严格封锁是否合理,或者是否应立即解除。

海牙地方法庭的行政法官在简易诉讼程序中决定,可以维持自 12 月 19 日起实施的封锁措施。律师梅斯(Bart Maes)代表6名兴讼者要求暂停这些措施,被法官驳回。

律师梅斯代表6名原告将荷兰政府告上法庭。6名兴讼者认为,硬封锁应立即结束,因为政府在实施硬封锁时侵犯了荷兰人民的基本权利和人权。

目前的封锁措施将持续到1月14日。

法官在判决中提到,国家具有在其认为符合公共利益的必要选择中的“广泛自由裁量权”。尤其是在卫生领域的预防措施方面。只有当国家明显做出不正确的选择时,法官才可以进行干预。

荷兰疫情危机专家小组OMT 的建议也在法官的决定中发挥作用, “政府总是从 OMT 那里获得专家的建议。OMT 已经建议封锁,政府可能会根据该建议调整其政策。”

这位律师梅斯此前曾因政府引入健康通行证而出庭。海牙法院当时裁定,在诸如餐饮业等场所要求新冠健康通行证并不违法。但是,律师不依不饶,提出上诉。1月14 日,对这一裁决的上诉将提交给海牙上诉法院。

图片

阿纳姆传单与二战的比较引不满

一份将荷兰疫情措施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生的情况进行比较的单张挨家挨户派发,在阿纳姆引起了不安。该市市长马库奇(Ahmed Marcouch)现在要求检察部查看单张中的陈述是否可以接受。

单张在表格中列出了1940 年和 2021年各种措施的比较,包括“散播恐惧”、“警察暴力”、“关闭商店”和“入侵房屋”。照片也以两张并排的方式放置, 如1940年一名德国士兵正在检查证件,2021年一名戴着口罩的警察检查一女子的身体状况。

马库奇告诉荷兰《共同日报》:“我们的父母和祖父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阿纳姆遭受了如此多的苦难,现在有人利用这种方式,居然在他们的信箱中散布对冠状病毒防疫工作的怀疑,令人震惊和悲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