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新内阁候任卫生部长将是现年62岁的专家库柏斯(Ernst Kuipers)。

他是即将上任的部长之一,没有任何的政治经验,也就是说,没有作为一个政治家的经历。在冠状病毒大流行到目前持续的近两年时间里,库柏斯在政治游戏圈子方面肯定受到了考验。作为最重要的医疗保健代表之一,作为疫情危机应对小组OMT的成员,他经常向内阁中提供建议,也出镜接受媒体的访问,因此,是荷兰人这一年多来熟悉的面孔之一。

除了他在医疗保健方面数十年的经验外,这项技能肯定会在代表民主六六党D66 担任卫生、福利和体育部长时派上用场。

但库柏斯可能也会发现,站在岸边比处在驾驶室中更舒适。

在与组阁者吕特交谈后,库柏斯表示,他希望为新冠疫情制定一项长期的战略,还希望专注于保持医疗保健的可及性。他补充说, “在新冠疫情之前医疗保健系统已经承受着压力。”

这在他先前的讲话中已经多次表达过这样的观点。

库柏斯是代表民主六六党加入内阁的,但他被邀请加入该党不久。不过,他说他确实为民主六六党选举政纲中的护理部分提供了很多的意见。

作为鹿特丹伊拉斯谟Erasmus MC 的董事会主席和荷兰国家急性护理网络的主席,他负责协调了荷兰医院新冠患者的分布,这使他与荷兰重症监护协会主席和大学医院的同事戈麦斯(Diederik Gommers)一起,成为了在疫情中解释医疗保健状况的合适人选。

他们经常这样做。自从疫情危机以来,他们频频出现在不同的电视访谈节目中,有时各自出镜,有时同时现身。

他们在媒体上的露面不仅面向公众,有时也是一种政治举措,例如 2020 年底在新闻访谈节目 Nieuwsuur。当时,疫苗接种运动刚刚开始,在部长德容格确定的注射顺序中,基本医疗护理提供者排在第五位。

戈麦斯和库柏斯同时说,这不可接受,因为医院能够自己为员工接种疫苗。德容格最初称无法更改次序,但几天后他就放弃了。反对成功!

库柏斯更经常地批评政府的有关疫情政策。大约一年半以来,在 Nieuwsuur中谈论疫情政策时候,他说荷兰不应该只关注住院人数,而应该关注感染人数,并且应该关注更多的检测能力,“这样你的工作量会少很多。”

2021年4月,库柏斯得出结论,称有争议且影响深远的宵禁对住院人数根本没有影响,似乎所有这些措施都不是为了医疗保健。

不过,其他专家做出了批评性的反应,就像现场流行病学家拜德乔(Amrish Baidjoe)一样,他说,测量同时采取的措施的效果非常复杂,仅仅一张宵禁前后医院入住率的图表是不够的。根据拜德乔的说法,库柏斯不得不更频繁地避免预测,因为他称之为“比天气预报更易变”。

擅长胃肠疾病的内科专家

库柏斯的发言人卡伦(Mariël Croon) 在推特上公布了库柏斯在学术上的成就,令人印象深刻,他本质上不是一名流行病学家。作为一名科学家和医生,库柏斯凭借在胃、肠道和肝脏疾病方面的专业知识赢得了他的声誉和地位。

他获得了结直肠癌发展研究的博士学位,后来成为伊拉斯谟大学医院的胃肠病学教授和内科的专科负责人。部分归功于库柏斯,荷兰开始了全国性的肠癌人群筛查。现在,他成为了一名行政管理者,一名内阁部长。

角色的转换

他的同事们在报纸上称他头脑清醒、忠诚、可靠且具有战略眼光,但部长的职位与医院中的管理人员不同。在海牙,库柏斯不仅要控制一波又一波的感染,他可能还要应对政治风暴带来的汹涌波浪。

他很快将不得不捍卫内阁在妥协基础上制定的政策,其中涉及的利益远不止医疗保健。此外,他没有余地可以说他个人更喜欢不同的决定,例如转向关注感染而不是住院治疗。对这一切,他将不得不予以消化接受。

格罗宁根大学医院 UMCG 的重症医师范德沃特( Peter van der Voort),也是民主六六党的第一议院议员,在脱口秀 Beau 节目中,他想知道库柏斯如何在新内阁中坚持自己的主张:“如果在疫情危机中,用最亲密的顾问取代了部长,那么不可能期待有关的政策会改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