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大城市对新内阁增设一个扶贫政策部长职位感到满意。各个城市的副市长已经在这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并希望扶贫部长能够采用当地成功的扶贫政策。

贫困在大城市尤为普遍,通常,市政府具体负责实施扶贫政策,但新内阁现在想做更多。候任扶贫部长卡罗拉·舒滕(Carola Schouten)今天和候任首相吕特见面,她希望在接下来的四年里,将贫困儿童的数量减半。

卡罗拉·舒滕在看守内阁中任农业部长。

协调作用和设置“暂停按钮”

鹿特丹主管扶贫工作的副市长格劳斯(Michiel Grauss )很高兴专门设立一个部长关注扶贫政策,“我们在鹿特丹看到,赋予某人的协调作用是有效的。”

2016 年,有四分之一的鹿特丹儿童生活在贫困之中,而目前这一比例为六分之一。

因为每个荷兰城市都制定了自己的扶贫政策,所以每个城市可以提供不同的支持和帮助。格劳斯说,有时这些差异是非常大的。“一个贫穷家庭可以在三公里以外的一个地方,可能获得多于 2000 欧元的支持。”

阿姆斯特丹也有自己的扶贫政策和具体措施。例如,在问题获得解决之前,接受债务咨询的阿姆斯特丹居民,将不再收到账单。阿姆斯特丹负责扶贫的副市长莫尔曼(Marjolein Moorman) 说,这可以消除精神压力并防止出现新的困难,如精神问题和失业。

她希望,新的扶贫部长将在整个荷兰推出这种设置“暂停按钮”的措施, “这是让人们快速摆脱债务和贫困的一种方式。”

鹿特丹副市长格劳斯也看到生活在贫困中的人们的压力很大, “这就是为什么作为政府,你必须对压力保持敏感。如果人们不支付账单或罚款单,你可以寄信了解原因,也可以询问他们需要你做什么。”这种方法是成功的,以前有财务问题的人经常退出市政当局的债务减免计划,现在减少了一半。

吕伐登

吕伐登副市长凯肯(Hein Kuiken)估计,他所在的城市约有 20% 的居民难以维持生计。在一些社区,甚至是 50%。为了防止新一代在贫困中成长,这个弗里斯兰首府的扶贫政策主要针对儿童。

他说:“不幸的是,我们为成年人做得很少。作为一个市政当局,我们想尝试取消债务,这样,他们就不再承受日常的压力,并且可以再次为自己的未来努力。”

新内阁的计划

新内阁计划每年拨出 5 亿欧元,用于劳动力市场改革和消除贫困和债务。副市长们希望,扶贫部长不仅能解决现有的贫困问题,还能增加生存的机会,以防止新的贫困。他们担心,拨款数额太低而无法实现目标。

莫尔曼说:“因此,部长必须与同事们好好合作,才能防止贫困的发生。”

她在鹿特丹的同事格劳斯说:“目前,医疗保险中的基本保险,已经不包括口腔保健,所以,作为扶贫部长,必须与卫生部长讨论。她还必须与司法部讨论罚款和收账的问题。因此,我的建议是:一起来做,整个内阁都参与进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