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新内阁的有关成员今天首次在首相府(Catshuis) 开会讨论新冠病毒措施,核心问题是,是否应该继续延长封锁?或者是否有放松的空间?如果是这样,在哪里?

昨天,在疫情爆发管理团队OMT的会议上也讨论了这些问题。

在此前的一周中,报告了创纪录的200000 例阳性病例,比对上一周增加了77%。疫情智库RIVM 立即警告说,奥密克戎变种病毒感染的高峰会在几周内出现。

与此同时,因为荷兰新冠住院人数的继续下降,现在来自各方的批评声不绝于耳。

各种体育组织希望重新开放,特别是室内运动场所;学生组织和精神科医生正在呼吁让所有的中专(MBO)、学院和大学也重新开放;荷兰餐饮业组织KHN表示,餐饮业立即准备好负责任的重新开放;零售行业协会 INRetail 上星期已经呼吁内阁终止“荷兰的暂停模式”,零售业主和餐饮业经营者担心允许开放的邻国夺走了更多的生意。

措施为时已晚

由于担心奥密克戎变体,作为欧洲唯一的国家,荷兰选择了关闭一切,至少在1 月 15 日之前实施了封锁。

荷兰现场流行病学家和微生物学家拜德乔(Amrish Baidjoe)在NOS电台上说:“我们现在必须对去年做出的措施决定感到不满。我们进入夏天疫情已经不容乐观,当情况越来越糟时,我们也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当奥密克戎到来的时候,我们的空间已经用完了。”

疫情智库RIVM的模型预测了一个有大量住院患者的场景,但这并没有发生。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荷兰的住院人数较低。拜德乔说:“这就是封锁的措施的优势?我们将奥密克戎的影响保持在较低水平,大量阳性检测的结果并没有转化为大量的住院。”

信任外国数据

荷兰莱顿大学医院 LUMC的病毒学家库鲁斯(Louis Kroes) 对当时提出的模型表示怀疑,他称事件的过程值得注意,他说:“该政策的基础采用了一个特定的悲观模型,我认为没有受到批判性的看待。”

他继续说:“此后,在接下来的一周,有迹象表明情况有所不同。在新闻发布会上,据说一旦有迹象表明情况好转,他们就会按照人们的意愿恢复正常,我认为现在时候已经到了。”

他从丹麦和英国的数据中汲取信心。那里的感染人数非常多,但重症监护部门的压力很小。

他在莱顿的同事、流行病学家德克尔斯(Olaf Dekkers)也指出了这一点:“我认为,当你看到荷兰的情况时,也必须考虑到这一点。”

在丹麦和英国,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些国家虽然有巨大的感染浪潮,但是入院人数远低于前一波。而且,那里疫情的巅峰似乎已经到了。

库鲁斯说:“在这些国家并没有重大的限制措施,这让我们重新思考荷兰的情况。这种病毒变种来袭非常快,但情况并没有变得更糟。这是关于病毒造成的损害和我们能否控制的问题。除非不能控制,你才有权封锁整个社会。”

不过,也没有一个专家对很快就放松一切感兴趣。德克尔斯指出,很多人可能会在短时间内生病,这也可能导致各种其他问题,因为很多人必须隔离。“你仍然会得到很高的感染数字,但有一点信心,即使有更多的感染,重症监护的压力也会更小。”

病毒学家库鲁斯主张重新开放某些领域,例如体育和高等教育。“虽然感染人数很高,这是必然的。奥密克戎病毒造成的感染本质上不同,更快传播,但这不应该让我们感到紧张。我希望‘更加安全比遗憾好’这种思维要消失,我们不能这样对待全体国人。”

我们会摆脱新冠病毒吗?

德克尔斯看到了空间,但要分小步走,是为了避免一种“与强生共舞”的局面。据他说,这是一个应该主要由政客做出的决定。“如果你想要什么,在尊重基本规则的情况下,试着看看可以做的事情。也许你应该说,我们可以选择稍微好一点的口罩。如果这样我们可以出去吃饭了,不值得吗?”

拜德乔愿意更谨慎一点,“有些国家的住院人数确实有所增加,而我们还没有进入奥密克戎的高峰期,仍然必须非常小心,仔细考虑如何以负责任的方式放宽措施。但是,从一个封锁到另一个封锁,必须成为过去。”

他主要是在体育锻炼上寻找措施的放宽,“餐饮业可能还有更多的空间。最重要的是,必须以负责任的方式完成,不能每次都‘全开’或‘全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