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9时30分,荷兰疫情智库负责人范迪瑟尔对国会议员作工作简报。

范迪瑟尔首先提醒国会议员,奥密克戎感染人数的增加确实会影响住院人数,他用在感染率方面领先于我们的国家如丹麦和英国的数据来说明。

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考虑到人口,荷兰现在住院的新冠患者要少得多。

在丹麦和比利时,这些数字成比例地高出两倍,在英国、西班牙和法国是五倍。

他说,如果把这些国家出现的局面换算成荷兰的情况,这样的数字将对医疗保健造成非常大的压力, “你不会希望荷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在德国,住院的新冠患者则相对较少。

范迪瑟尔估计,有更多的新冠患者并非因新冠而是其他原因住院的,最近的一项分析表明,大约有 5% 的患者属于这种情况。范迪瑟尔在作技术简报时说:“如果增加一倍,我也不会感到惊讶。”这些患者入院后,在医院接受了检测,发现呈阳性,但被计入医院的新冠患者人数中。

关于隔离时间的长短

范迪瑟尔认为,应该看能否放宽隔离的规定。“我们上次已经这样做了,但问题是你是否应该继续放宽,因为由于感染的人数众多,必须进行隔离的人数很多。” 但是,他警告说,放宽也有限制。

目前,被病毒感染的人必须隔离(quarantaine)和彻底隔离(isolatie)5至8天。

因此,根据 RIVM 的说法,从事重要职业的人都坐在家中,会给整个医疗保健链带来了负担。

图片

承认先前对住院数字的估计过于悲观

最值得关注的,是疫情智库和专家小组对住院数字的估计,因为这造成了荷兰在欧洲国家中唯一的封锁。

根据范迪瑟尔的说法,RIVM先前对冠状病毒奥密克戎变体所做的假设是“悲观的”,例如对住院的风险关注。

两周前,该研究所在模型计算中估计,这一波疫情造成的住院数字,比感染德尔塔变体低 40%,但这似乎也太悲观了。

但他说,疫情处理专家团队OMT 必须依赖当时可用的科学数据,至于之后的封锁是否有必要,他称“无关紧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