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接一个的感染纪录被打破,这是因为传染力很强的奥密克戎病毒的缘故,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奥密克戎变体的感染更温和。在感染人数众多造成缺勤缺课人手短缺,医疗保健和教育等各行各业都存在问题的情况下,当前的隔离规则是否仍然有效?为什么荷兰疫情智库RIVM 仍然在模型中使用旧的数据?

荷兰疫情爆发管理团队OMT昨天开会讨论了向内阁提出的新的疫情建议。在开会之前,荷兰媒体NOS 与来自 RIVM 的 OMT 主席范迪瑟尔(Jaap van Dissel)和传染病控制中心主任和首席建模师沃林加(Jacco Wallinga)进行了交谈。

记者:据 OMT 称,荷兰感染人数可能很快上升到每天10万人。如果他们平均都有三个接触者,那么每天将有 400,000 人被隔离。这是什么意思?

范迪瑟尔:这些数字主要意味着人群中存在大量感染。我们确实认为,奥密克戎病毒变体造成的感染,对医院的压力将比以前德尔塔变体感染的情况要小得多。”

记者:需要更改当前的隔离规则吗?

范迪瑟尔:我认为,我们需要带着批评的眼光重新审视规则。您可以考虑更广泛地应用这些规则,这些规则很快也将适用于更多的关键职业:每日自我检测和在第五天进行 PCR 检测,并愿意接受更多的风险。

记者:现在,99% 的人在感染奥密克戎病毒后症状轻微或没有症状。新冠疫情是否开始看起来像一场主要的流感浪潮?

范迪瑟尔:现在将新冠病毒称为流感还为时过早。流感有不同的临床表现,后果也不同。你也不知道在奥密克戎之后会出现哪些新的变种。事实上,目前的变种看起来不那么令人可怕就是一种胜利,但不能保证下一个变种也会如此。

记者:以现在医院中的(新冠患者)数字,餐饮业和文化行业还需要关门吗?

范迪瑟尔:这需要更广泛深入的计算,我们将在 OMT 中首先讨论这一点。确实,如果你放弃了防止感染人数增加的措施,入院人数仍然会变得很高。

记者:患重病的风险主要在老年人和体弱者身上。如果除了保持 1.5 米距离和戴口罩之外的所有措施都被释放,那么,对弱势群体有什么紧急建议更好地保护自己呢?

范迪塞尔:可以考虑,但首先要考虑如何展开。提出可能会放宽措施的 OMT 建议,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沃林加(Wallinga)模型计算的场景。周四在第二议院举行的技术简报会上,很明显,直到最近,他仍然使用关于德尔塔变体的预测为依据,来估计奥密克戎变体造成的重症监护的数字。

记者:究竟是为什么?

沃林加:因为我们仍然对奥密克戎变体一无所知。有时,我们怀疑(奥密克戎变体)某种属性与德尔塔变体不同,但我们还无法计算。因此,我们仍然以德尔塔病毒变种的住院数字为依据,计算住院的概率。

图片

记者:在国会的技术简报会上,据说RIVM模式下的重症监护数的几率“肯定”会有所调整,入院的概率从五分之一变为十分之一甚至十五分之一。这是基于什么确定的?

范迪瑟尔:基于来自英国、美国和丹麦的研究。但这立即出现了问题,因为美国加利福尼亚的一项研究表明了更加有利的情况,但来自纽约的报道称,那里的医院再次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两者的说法不一致。但平均而言,我们认为,荷兰现在坚持的百分比有点太高了。

记者:荷兰的RIVM 是什么时候第一次真正收到有关(感染之后)入住重症监护机会低得多的信息?

沃林加:第一个数据来自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美国也有报告。但如果仔细检查,会发现其中有细微差别,现在,入住重症监护病房的机会,是对所有感染者,还是仅对再次感染的人?

(沃林加提到的报告于 12 月 16 日至 22 日发布。这些报告表明,感染了奥密克戎病毒,会使重症入院人数减半。)

记者:因此,尽管 RIVM 一直在考虑,需要重症监护的数量会有所减少,但在OMT 的咨询中,是否仍使用旧的理论和数据?

沃林加:我们处理数据的方式,是指出所有图表都有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必须说明是涉及预测的。可能会过于乐观或过于悲观,但这是 OMT 内部的一种沟通方式。我知道,这很难理解,但是,没有故事的图表可能不太适合公共信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