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5840家荷兰公司总共要向政府偿还约1.6亿欧元,这是他们在 2020 年春季获得的能够继续支付工资的全部津贴。

这笔款项是来自荷兰雇员福利机构VWV的预付款。雇主必须在1月10 日之前,向 UWV 提交一份最终声明,其中显示了他们实际上有权获得多少疫情的工资津贴,但是,有5840家公司并没有这样做。

UWV 现在已将他们有权获得的金额设定为零欧元。为了防止公司陷入严重的财务困境,这些公司可以选择根据 UWV 做出的付款安排。

社会部长范根尼普(Van Gennip)向第二议院写道,估计这组雇主中的一部分人,故意没有提交最终的声明,也没有考虑要偿还这点。

游泳安全基金户要状告市政府

荷兰游泳安全基金会 (NSWZ)声称要对荷兰 300 多个城市提起法律诉讼,反对在游泳课程中使用二维码。据该会代表称,将在未来几天内向所有城市发出传票,以遵守早先对个人游泳课的裁决。

早些时候,荷兰中部的行政法官裁定,荷兰希尔弗瑟姆(Hilversum)的游泳池“tGooische Bad”暂时不必为参加孩子游泳课的父母检查健康通行证。法官裁定,游泳课属于教育范畴,因此游泳池不是普通的室内运动场所。因此,检查健康二维码不是强制性的。

不过,法院只关注希尔弗瑟姆市和这个游泳池之间的情况。法院发言人无法说明,这一裁决是否也会对其他游泳池的检查通道产生影响。

为了能够进行该程序,基金会NSWZ召集了想要反对多个市政当局的父母。据该基金会称,数千名儿童因此无法上游泳课,因为他们的父母不允许进入游泳池。

市政府的体育协会表示,二维码是中央政府强制实施的,因此基金会不应出投诉市政当局。一位发言人说:“当然,你不能阻止任何人提起诉讼,市政府的辩护将非常简单,因为这是规则,市政当局必须执行。如果你要官司,不要冲着那些执行规则的人,必须把矛头对着那些制定规则的人。”

司法部长要为嘉年华未雨绸缪

图片

周一,在与荷兰安全地区主席协商之前,司法部长叶西尔戈兹(Dilan Yesilgöz)将与狂欢节地区的市长,就将于 2 月底开始的庆祝活动进行交谈。

目前尚不清楚嘉年华期间的疫情政策会是什么样子,市长们担心每个城市或每个地区的规则会有所不同。因此,叶西尔戈兹想与市长们讨论狂欢节的情景:“我们应该知道如何应对,如何互相帮助。”

许多市长表示,他们最终希望共同努力,制定统一的措施,以避免把每个地区的不同规则拼凑起来。比如说,在一定条件下允许酒吧重新营业;如果热烈庆祝狂欢节,保持1.5米的距离也很难监控,将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