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午,荷兰冬奥运动队的大部分队员,乘坐荷航的飞机,目标是中国的北京。


不到两个星期,2022年北京冬奥会就要在那里开幕了。

运动员们抵达北京,马上入住一个安全的防疫“泡泡”。

不过,荷兰奥委会已经有了在疫情中参加比赛的经验和心态,因为数月前,已经在东京参加了夏季奥运会,当时同样有严重的疫情。

图片

代表团的团长Carl Verheijen对RTL电视说,“现在,运动员已经习惯了。”

荷兰奥委会NOCNSF 的技术总监 Maurits Hendriks 此前曾呼吁所有运动员进行严格的社会隔离。“尽管这很烦人,不能拥抱你的孩子,不要再去找祖父母和父母,以确保你不会被感染。许多运动员把自己锁在家里或旅馆房间里,因此,又一次竞技终于要开始了,这也让我们松了一口气。”

滑冰名将Ireen Wüst说:每天都是在酒店房间、训练场、餐厅,又回到酒店房间来回转,没有什么不同。自 11 月以来,我就没有外出去过商店,已经好几周没见过我的家人了。奥密克戎变体真是一种俄罗斯轮盘赌。”

图片

名将Kjeld Nuis 说,最近只通过他的 Playstation 与朋友交谈, “这是我摆脱沉闷时刻的方法。”

这位两届奥运会冠军只为他的小儿子破了例, “我不能看不到他,他比一切都重要,但他必须先做一个测试,结果是阴性的,所以他就来找爸爸了。”

Wüst 估计,“在奥运村停留大约 5 天,才能会恢复平静。在那里,你每天都接受检测。如果有人进进出出很容易受感染,我想,我会更安全吧!”

图片

因为奥运代表队最终进入的泡泡没有缝隙, Carl Verheijen 说:“这实际上对每个人都很好。你不能出去,但这也意味着没有人可以进来。一旦进去,我认为感染的几率是 0.02%。”

但首先运动员必须从外部进入,六个月前的日本夏季奥运会就出了问题,一些荷兰运动员在飞机上被感染了,他们的奥运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吸取教训

NOCNSF 技术总监 Maurits Hendriks 说:“这是一个教训。现在,飞机上不再是各种乘客的混合。我们包了两架荷航的航班,只有奥运会参赛者,并且通过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检测,都接种了疫苗,这也是中国方面的规定。”

每个人都必须在起飞前几天进行多次 PCR 检测,并在起飞前进行另一次快速检测, “所以,这和夏季奥运会有很大的不同。”

虽然航班上还有来自其他国家的官员和运动员,但是,已同意荷兰运动员将最后登机。抵达北京后,他们也将率先下飞机。荷兰运动员在飞机上有自己的隔离间,不允许其他人进入,也有自己的厕所,在“荷兰泡泡”中有固定的工作人员,也经过了广泛的检测。

抵达北京后,所有运动员、官员、志愿者和媒体都将置身于一个封闭的“超级泡泡”中,他们必须在整个比赛期间呆在那里,尽可能地戴上口罩,每天都接受冠状病毒检测,并通过手机应用程序询问他们的健康状况。这涉及上万的人,不过,只有3000名运动员。

图片

泡泡在北京机场的门口已经开始了,运动员通过冬奥的交通系统前往奥运村,并被单独运送到他们的训练或比赛地点。

这不是一个庞大的奥林匹克泡泡,而是一个由较小泡泡组成的网络,在举办比赛的不同区域,这些区域由火车轨道和高速公路相连。火车车厢中有泡泡,甚至公共汽车都有特别的冬奥标记,在有特别标志的车道上行驶。

在奥运村中,虽然不能进城,但生活并不乏味枯燥。

每天的检测是令人紧张的,但是,中国组委会和国际奥委会在最后一刻放宽了一些检测措施。例如,PCR测试中所谓的CT值,已经从40降低到35,这意味着检测的灵敏度降低了。

随着 CT 值恢复到适用于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标准,已经感染过冠状病毒的参与者获得阳性结果的可能性,会稍微降低。

荷兰代表团还关心隔离酒店的条件问题,因为,东京奥运会的隔离酒店给他们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国际奥运会和中国组委会承诺,会做得很好。

荷兰冬奥代表团的雄心

荷兰代表团团长 Carl Verheijen 希望在本届冬季奥运会上获得20枚奖牌。

荷兰代表团这次获得的入场券更多,参赛项目也更加广泛,因此,有这样的雄心抱负。

在先前的平昌(Pyeongchang)和索契(Sotsji)的冬季奥运会上,荷兰曾经分别获得20面和24面奖牌,两届都拿了8面金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