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的餐饮业解禁之后,重新运转起来,这个周末到安特卫普市中心的荷兰人少了很多。

安特卫普餐饮业对过去几周的额外收入感到满意,但也为荷兰人的“入侵”的结束感到高兴。当地经营者说,“这太刺激了。随着前来安特卫普的荷兰人数量的增加,很多餐馆不得不面对预订了却没有人来的情况,一家餐厅一天中最多有68桌。”

通往市中心的道路上不再有数千辆挂着荷兰牌照的汽车,在地下和地上的停车场也不再有为了一个泊车位的争执。即使在 Meir 上,您也终于可以再次听到一些弗拉芒语(比利时荷语)了。自 12 月 19 日以来,主要是荷兰人前来安特卫普。在荷兰进入封锁的那一天,除了基本用品商店外,几乎所有商店都关闭了。安特卫普警方谈到“非常忙碌,很热闹,但我们不需要额外的投入”,只是需要多次的疏导交通。

荷兰餐饮业于1月26日重新开放,本周末安特卫普感受到了。安特卫普Shrimp Tempura集团拥有 24 家餐饮场所,其中 8 家是餐馆。老板范德博格特(Wim Van der Borght)说:“情况已恢复正常。圣诞节期间,荷兰人占营业额份额的35%。今天,首次回落到正常的 10% 到 20%。仍然有荷兰人,我们对此感到高兴,但惊喜已经消失。安特卫普的大街,不再是只看见荷兰车牌的街道。”

分别位于当地街市Grote Markt 和 Melkmarkt 的酒吧Bar Patron 和 cafe ‘t Vervolg 的德施梅特(David De Smet) 仍然看到有荷兰人涌入他的酒吧。他说:“荷兰的餐饮业可能会再次运转,但必须在晚上 10 点关门。而在安特卫普,我们可以持续到午夜。对于一些荷兰人来说,这仍然值得一游。星期五晚上,有一群荷兰人,专门来安特卫普呆了两个小时。”

同处于 GroteMarkt 的餐厅 MeatFactory的德斯浩腾(JulienUllens de Schooten)说:“仍然很忙,但不再那么极端了。我们非常高兴接待了这么多荷兰人,这对我们的经济非常有利。但荷兰人确实有一个不好的地方:他们经常进行预订但最终没有露面。我们考虑到了这一点,只推出三张桌子的预订,这样,我们知道最多有三张桌子不会有人出现。”

范德博格特确认:“我们已经建立了中央预订系统,我们经常看到,有来自荷兰的一群人同时在我们的三个餐厅预订。那是违反惯例的,意味着您提前知道您不会去三个餐厅中的两个。不幸的是,随着荷兰人的数量增加,没有人出现的桌子数量也增加了。在餐厅Danieli Il Divino,我们在一个星期六有 68 张餐桌没有人出现,全部都来自荷兰。”

图片

然而,安特卫普餐饮企业家记住了荷兰人积极的一面:“历时多个星期的荷兰人比利时一日游,对安特卫普来说非常好。许多北方邻居第一次品尝了安特卫普美食,发现这座城市是多么的舒适。来此地的荷兰人的数量会增加,在非疫情时期也是如此,我们应该对此表示感谢。”

这也是德斯梅特的观点,他连续几周不得不在他的两个酒吧中周六拒绝了200 名荷兰人,因为里面已经挤满了荷兰人。

他说:“荷兰人不知道戴口罩,他们将 Grote Markt 用作垃圾场,但他们确实弥补了一年中最糟糕的几个月的营业额。1 月和 2 月的 Grote Markt 传统上是平静的,但今天仍然有荷兰人四处走动,他们也增加了我们的营业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