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北京冬季奥运会的荷兰代表团TeamNL暂时将新型冠状病毒拒之门外,TeamNL的大部分成员现在已经在北京四天多了,还没有感染的报告。不过,荷兰奥委会NOC*NSF 还持审慎态度:“现在从医学的角度得出这个结论还为时过早。”

图片

上周三,42 名荷兰参与者中约有四分之三飞往中国,北京时间星期四抵达,抵达后,每个人都接受了两次病毒检测:一次在机场进行,一次在进入奥运村时。从那个时刻起,所有出现在奥运“超级泡泡”中的运动员、教练员、领队和其他涉冬奥人员每天都要接受检测。

荷兰运动员近日在北京刻苦训练,每天都出现在中国北京冬奥会“泡泡”的速滑冰道上,没有感到有什么不方便的。

图片

截至今天为止,从1月23日以来涉冬奥感染者数字为139例。

星期六新增34例,包括抵达北京在海关发现的23例,包括运动员、领队、官员和其他利益相关人,另外11例已经在“泡泡”中。所幸均无荷兰人。

奥地利荷兰裔冬奥运动员临上飞机前染疫

图片

对奥地利荷兰裔高台滑雪运动员克莱默(Sara Marita Kramer)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在她离开奥地利前往北京的一天,她的冠状病毒检测确诊呈阳性。

20 岁的克莱默出生在荷兰, 6 岁时随家人移居奥地利,代表奥地利参赛。根据她的成绩,她是本赛季奥运金牌的热门人选之一。

克莱默昨天还在维林根(Willingen)举行的世界杯上,取得了她本赛季的第六场胜利,并且也在积分榜上领跑。

奥地利代表队本应在周一飞往中国,但奥地利奥运会表示:“尽管有最严格的限制和所有可能的预防措施,克莱默在出发前往奥运会前在德国进行的最后一次常规 PCR 检测中,结果呈阳性。”

据该体育协会称,克莱默并没有冠状病毒的症状。

她将返回家中并再次接受测试,目前尚不清楚她是否可以前往中国。

奥地利队的其他滑雪运动员均为阴性,飞往北京的航班至少推迟了一天,这些女将将于周六在中国张家口的体育场争夺奖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