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的大学要求政界限制外国学生的人数。

本学年在荷兰大学就读的学生人数创历史新高,有34万多,增长了4%,其中,8万人来自国外,而且这个数字还在增长。

荷兰大学联合组织 UNL(Universiteiten van Nederland)主席杜森伯格(Duisenberg)在 NOS 电台新闻上说:“全世界对高等教育的需求很大,这意味着大学工作的压力越来越大:课堂越来越满,对学生房间的需求越来越大,教师的工作量也在增加。但是,同时对大学的财务支持并没有增长。”

大学方面,希望中央政府干预以减少外国学生,首先减少来自欧洲以外的留学生。杜森伯格说:“目前,在这方面,荷兰确实与其他欧洲国家不同,其他国家可以设置最大值。我们却不能,我们必须接受每个申请入读的学生。”

英语和荷兰语

他主张查看每个学科和专业符合理想的具体情况, “这样的专业通常同时以荷兰语和英语提供,然后,我们希望能在英语课程范围内设置一个最大值,让荷兰语的课程完全开放,充分保证对后者课程的需求。我相信,这样的提案将刺激政界,因为的确非常需要。”

荷兰应用科学大学的学生人数也创历史新高。根据荷兰应用科学大学协会的数据,现在有超过49.2万名学生注册就读,与上一学年相比,增加了半个百分点。

HBO为一年级学生再次提供方便

荷兰高等专业教育(HBO)的一年级学生再次获得额外的一年,以获得他们的必修学分。应用科技大学协会主席莫里斯·利门(Maurice Limmen)说:“暂停具有约束力的学习建议,会给我们的学生额外的空气”。

由于冠状病毒的大流行,所谓的“具有约束力的学习建议BSA(Een bindend studieadvies)”过去两年中也已暂停。利门承认,学生们本来希望在学年早些时候就知道这一点,“但是,最初本学年似乎会提供更多的实体教育,但从 12 月中旬开始的封锁和紧随其后的奥密克戎病毒引发的浪潮,让许多课程不得不再次在线授课,甚至无法继续。”这就是为什么应用科技大学认为给一年级学生额外的时间是正确的。

BSA,是荷兰大学或高等学院关于学生的教育进展的决定,由大学或学院自行决定该建议是否具有约束力。BSA 有本身的规定,不过,学生也可以提出反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