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卫生部正在与呼吸分析仪设备制造商 Breathomix 打官司。媒体新闻栏目Nieuwsuur 的调查显示,卫生部长库柏斯(Ernst Kuipers) 直到一个月前还在一家为 Breathomix 提供资金和建议的基金会工作。

Breathomix的呼吸分析设备曾在荷兰卫生机构GGD 和欧洲歌唱大赛期间用于检测新冠病毒,但据荷兰卫生部称,这些设备无法正常工作,因此取消了一项很大的订单。Breathomix 现因违约,要向卫生部索要2400万欧元的赔偿。

去年11 月底,当 Breathomix 要起诉卫生部时,库柏斯在涉及 Breathomix 的组织中有几份兼职。他是 CBusinez 基金会的监事会成员,该基金会为 Breathomix 提供了 10 万欧元用于呼吸检测仪器的预融资。一名CBusinez 的联合董事目前仍在Breathomix 的顾问委员会中。

当时,库柏斯还是鹿特丹伊拉斯谟大学医院(Erasmus MC)的院长,这家医院用呼吸检测仪进行了各种试验,这些试验费用由大学医院基金会(Erasmus MC Foundation)等机构支付,而库柏斯也是该基金会的监护人。

直到最近,库柏斯还是投资于Breathomix 的机构的负责人之一,但作为政府部长,现在必须确保该部不必向该公司付款。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卫生部聘请的调查机构的说法,Breathomix 操纵了检测结果,有利于呼吸检测设备,本周早些时候,荷兰《财经日报》(Financieel Dagblad) 也报道了这一点。

当时,Breathomix的主管否认刻意所为,只承认存在人为错误。她担心如果卫生部不付钱,公司就会破产。

库柏斯告诉新闻栏目Nieuwsuur,当他就任部长时,已经放弃了所有的兼职。Breathomix、CBusinez 和 Erasmus MC 则表示,库柏斯并未亲自参与影响 Breathomix 的决策。

库柏斯对Nieuwsuur说,在他成为CBusinez 监事会成员之前,已经为Breathomix 提供了预融资。他说,他没有参与Breathomix的事情,当时也不知道Cbusinez 和 Breathomix 之间的关系,这就是为什么他在上任时没有与政府官员谈论公司的索赔主张。

但是,大学教授兼负责对团体忠诚度展开调查研究的顾问范艾别根(Rob van Eijbergen)说:“我认为这种反应有点太容易了。作为监事会成员,库柏斯负责团体资金的流动,包括流向 Breathomix。我的建议,将个案转移给另一位部长,这样就可以避免出现利益冲突。”

公共事务教授提姆曼斯(ArcoTimmermans)也很挑剔:“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一个学者专家同时涉及企业经营,然后突然又转向成为一名政府官员,是多么接近各种各样的火焰,你必须非常仔细地考虑你是否应该远离这个官司程序。我认为,库柏斯必须离开火线。”

议员们比较宽容

不过,荷兰国会议员反应克制。根据社会党SP国会议员希金克(Maarten Hijink )的说法,不存在利益冲突的问题。然而,他确实认为部长将诉讼移给另一位部长会更好,“那你肯定会知道,政界讨论的时候,你不会被牵涉进去。”

根据退出基民盟的独立国会议员奥姆齐格特(Pieter Omtzigt) 和泛欧党 (Volt)达森(Laurens Dassen) 的说法,库柏斯没有做错。

一段时间以来,他们一直在主张支持任命一名监察员,部长们可以向他提出有关诚信问题的询问。

奥姆齐格特说:“在这种情况下,库柏斯也可以建议,将这个案件交给同事处理。”达森也说:“你作为部长,可以参考这样一位监察员的建议,并告诉他,你究竟做了什么。这样,就可以回答疑问,防止出现问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