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月12日举行的北京冬奥会速度滑冰男子500米决赛中,中国选手高亭宇以34秒32的成绩获得金牌,并创造了一项奥运新的纪录。

韩国选手车旼奎获得银牌,日本选手森重航位列第三。

高亭宇曾在平昌冬奥会为中国男子速滑实现突破,赢得了500米铜牌。在2月4日的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高亭宇和赵丹作为旗手引领中国奥运代表团登场。

荷兰28 岁的选手博斯(Kimberley Bos)创造了历史,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获得俯式冰橇(skeleton),又称钢架雪车项目奖牌的荷兰人,后来居上勇夺铜牌。这是荷兰在本届冬奥会上除了速度滑冰之外获得的第二枚奖牌。

昨天,博斯在第一轮之后仍然是第十名,在第二轮之后是第六名。今天的第三轮表现好一些,将她提升到第四位。

图片

在最后一轮的比赛中,她要获得奖牌,必须在赶上排在第三位的德国人蒂娜·赫尔曼(Tina Hermann)0.12秒,她成功了!

德国选手汉娜·内斯(Hannah Neise)在延庆国家滑行中心获得金牌,澳大利亚选手贾克琳·纳拉科特( Jaclyn Narracott)意外获得银牌。

这是一项危险性较高的运动,滑行时头部朝前,起点和终点有100多米的高度差,滑行速度很快,时速可以达到130公里,且有弯道。

体育界高度关注俄女子花样滑冰选手被指服禁药事件

俄罗斯人都将密切关注着本周末国际体育仲裁法庭 CAS 的紧急听证会。CAS 将在周日下午决定15 岁的俄罗斯女运动员卡米拉·瓦利耶娃(Kamila Valjeva)是否可以参加北京冬季奥运会花样滑冰的个人赛。

图片

本周有消息宣布称,证实瓦利耶娃去年年底在俄罗斯国内的比赛中,服用了一种违禁物质。但是, 作为欧洲和俄罗斯的花样滑冰冠军的瓦利耶娃本星期已经和队友一起,获得了本届冬奥的花样滑冰的团体冠军,但是,颁奖仪式在最后一刻被推迟,据说就是跟其服用禁药有关。

俄罗斯奥委会曾经一度禁止她比赛,但是,很快又决定她可以恢复训练并参加比赛,因为国际奥委会对此表示反对。

国际奥委会除了押后颁奖仪式,也已经将事件提交国际体育仲裁庭CAS裁决,而且,这也涉及花样滑冰个人赛的安排,因为瓦利耶娃也参加个人赛,被视为大热门之一。

俄罗斯人眼中的阴谋

在俄罗斯,人们对公布瓦利耶娃使用兴奋剂的时间点表示怀疑。公布时间离开得出结果已经不少于六周,是在冬季奥运会的期间。实验室表示,这是由于实验室也进行了许多新冠检测。但是,俄罗斯人怀疑其意图。

此外,由于重大的兴奋剂丑闻,自2017 年以来,他们已被正式禁止参加奥运会,只能以俄罗斯奥运代表团的名义参加,不能擎国旗,在运动员获奖后也不能奏国歌,俄罗斯已经对此感到愤怒。参加冬奥会的运动员,必须没有服用禁药的前科。

在向CAS上诉之前,瓦利耶娃继续允许在北京冬奥会内训练,但今天早上,她训练摔倒后泪流满面,这位被称为“完美小姐”的少女肩上的压力似乎很大。

外国记者受死亡威胁

瓦利耶娃的教练是有争议的图特贝里泽( Eteri Tutberidze),据说她能训练出世界冠军,但据其他教练的说法,她也因“军事式的训练”而著名。

据说,如果学生的表现令人失望,图特贝里泽就会开除这位学生。教练很少在媒体上发表言论,但这次却为瓦利耶娃挺身而出,说:“我确信卡米拉(瓦利耶娃)没有使用兴奋剂,而且是无辜的。这要么是各种原因的巧合,要么是有计划的阴谋行动。”

图片

图特贝里泽与克里姆林宫的关系甚好,昨天已有报道说,克里姆林宫非常重视这个事件,而俄罗斯奥委会方面,也坚称誓死捍卫已经到手的金牌。

目前尚不清楚图特贝里泽在指责谁,但许多俄罗斯人已经找到了替罪羊。据称报道瓦利耶娃新闻的英国记者此后受到死亡威胁。

例如,社交媒体上有匿名账户告诉他们要留意他们的茶。

根据来北京报道的西方记者说,他们也对前来为瓦利耶娃事件讨说法的俄罗斯同行感到困扰。

然而,如果瓦利耶娃受到惩罚,将因为她的年龄可能不会长期停赛。但是,她迄今为止的成绩,以及她的教练和医生都将受到审查。

国际奥委会表示,希望国际体育仲裁庭尽快做出决定。

听证会在周日下午荷兰时间两点半举行,但预计将于周一下午作出判决。如果国际体育仲裁庭CAS 满足这个时间期限,那么瓦利耶娃是否可以参加周二的个人比赛将变得很清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