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尽管在 2007 年通过大赦获得了居留许可,但仍然无法获得荷兰国籍。在申请成为荷兰公民时,他们被告知对他们的身份仍有疑问,或者他们不符合当前的融入社会的要求。

2007 年,有超过 28000 名难民获得通知,他们被允许留在荷兰。这些难民在 1990 年时候就来到荷兰,但仍处于难民申请庇护的程序中。由于新的难民庇护法,他们都获得了居留许可。

“二等公民”

但是该居留许可,并没有自动使持有人获得荷兰公民的身份。为此,申请人必须满足许多条件,例如提交出生证明。其中有 8000 多人未能这样做,他们无法出示有效的护照或出生证明,或者因为他们不敢前往出生国,或者因为所在国的地方当局不合作。

已故罪案记者彼得·德弗里斯(Peter R. de Vries)等人去年呼吁政界人士停止将这些人视为“二等公民”,理由是,如果允许他们留在荷兰,他们就不能被剥夺荷兰公民身份。

荷兰第二议院的多数也迫使当时的司法部国务秘书克诺尔(Broekers Knol)结束这种局面。去年11月1日引入了一项新的安排,以使该群体能够成为荷兰人,文件的要求已被取消。这种放宽是在 2021 年初针对难民群体中的大约 2000 名未成年人引入的。

提供了320本护照

自放宽以来,已有 8000 多名居留许可证持有人能够提出荷兰护照的申请,到今年 1 月 1 日,其中的 1670 人已提出申请,有320 名申请人现在已经拥有荷兰国籍。司法部宣布说。

结果还表明,到目前为止,大约有10人被告知他们毕竟不能成为荷兰人。负责难民庇护事务的司法部国务秘书范德伯格(Eric van der Burg)认为,这很容易解释, “如果有人说他们来自 X 国,而移民规划局 IND 却认为他们来自 Y 国,那么这是一个问题。大多数受到拒绝的,都是这种情况。”

这些情况让荷兰移民律师基德扬(Vera Kidjan)感到惊讶。她担心这10人不会停止。最近几周,基德扬在她的律师事务所中看到了更多被拒绝的客户。“我注意到这些人仍然不可能成为荷兰人,尤其是那些很小时候单独来到荷兰的人,以及孩子已经获得了荷兰国籍的父母。这些人被打上‘非常怀疑’的标签被拒绝了,但这是一个相当模糊的标准。“

在市政府漫长的等待时间

一些获得赦免者还告诉荷兰难民工作委员会,他们在申请时仍然遇到问题。令人惊讶的是,只有 1670 人向移民归化局提出入籍申请。荷兰难民工作委员会的艾薇塔(Evita Bloemheuvel)说,这可能是由于在市政当局的等待时间过长。

“入籍申请必须首先在居住地申请。但由于疫情,在市政当局的等待时间很长,而且因为有很多叙利亚人在申请,他们也可以在荷兰住满5年后入籍,”她解释说。

同样引人注目的是,特别是老年人没有被邀请提交申请,或者被告知他们没有参加公民融入社会的考试。艾薇塔说:“当时,很多人获得了融入社会要求的豁免,例如,因为他们无法学习语言。现在,这给他们带来了问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