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环球时报》前总编胡锡进2月13日在微博发文,强调舆论对谷爱凌的宣传“要适度”,以免“中国的国家荣誉和信誉”有风险。

他建议,相关舆论“应局限在体育成功和奥运精神范围内,不要往爱国主义方向靠”,并举例说,“像‘为国争光’这样的说法宜少用,代之以‘为中国队争光’更加妥当”。

胡锡进推测,刚满18岁的谷爱凌之后生活在美国的几率比较高,不确定她会“怎么确定自己的国籍归属,在自己的人设中如何展现国家认同”。他说:“中国舆论对她的宣传要预留一个模糊地带,防止未来被动。”

胡锡进以“中美关系恶化”以及“法律问题”为由,强调“未来谷爱凌很可能面临艰难选择”,并说“国家的回旋空间一定要大于任何人的选择空间”。

虽然谷爱凌对其国际问题仍然含糊其辞,但是基本可以搞清楚,她是以中国护照获得参加冬奥会代表中国的资格的,但是,至于其是否同时拥有美国护照,则是中国国籍法的灰色地带,对“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有不同的解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