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荷兰人在比利时安特卫普省的边境城市购买或租住房屋。过去,主要是富有的荷兰人出于税收原因,越过边境居住在大型建筑物中,现在,一般收入的人士也活跃在比利时肯彭(Kempen)的房地产市场中。

房地产中介 ERA ONE 的经理 Karel Vanacker 解释道:“荷兰的房子变得越来越贵了,花 30万欧元,你甚至连像样的房子也没有。”

主要出于税收原因,较富有的荷兰人定居在比利时的肯彭和安特卫普等边境城市,他们在 Brasschaat、Schilde、Oud-Turnhout 或 Hoogstraten 等著名住宅区购买或者建造大型的别墅。

当这些税收优惠消失时,这些所谓的荷兰“财政难民”的迁移也停止了。近年来,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回到了自己的祖国。

但现在,当地房地产经纪人看到荷兰人大量重新出现在边境地区。

第二波的荷兰人

在 Hoogstraten等地有房地产办公室的Karel Vanacker 说:“在过去的一到两年里,出现了第二波荷兰人,他们对比利时房地产市场非常感兴趣。他们不再像过去那样,只是寻找价值数百万欧元的大型别墅。不,荷兰以南的所有房地产都让他们感兴趣,实惠的房屋也在他们的视线之内。”

位于莫尔(Mol)的房地产经纪行 De Boer & Partners 的房地产顾问 Maarten de Boer 也证实了荷兰人的兴趣日益增加:“我们当然看到大量荷兰人涌入边境城市,无论是出租还是出售房屋。边境地区,包括边界方圆25公里半径内的所有城市,涉及 Mol 和 Balen 等城市。但更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在边境村庄的存在,我想到了 Poppel、Weelde 和 Ravels等。目前,在这些地区购买房屋的荷兰人比起比利时人还多。我没有确切的数字,但我估计这些村庄的十个买家中有六到七个是荷兰人。大约十年前,该地区有大批的荷兰人回流,现在他们又回来了。”

问题是为什么荷兰人会大量涌向比利时的肯彭等城市。Vanacker尖锐地说:“荷兰负担得起的住宅几乎不再存在。情况已经变得非常极端,你不可能用 30万欧元买到任何合适的住宅。如果你出的最高价格是 40万欧元,去年还可以做到,现在也几乎不再起作用了。所以,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来比利时。因此,我们再次与荷兰的经纪人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就像十年前一样。在布雷达的经纪人办公室里,他们被告知:请打电话给 Hoogstraten 的办公室,寻找边境那边的物业。”

Maartende Boer 补充说:“在荷兰,报价远高于房屋实际要价。我并不是说你在荷兰要支付两倍的价格,一切都取决于地区。如果你想住在布雷达的中心,那是非常昂贵的,在其他地区还可以。但是,如果你将荷兰热门城市中心的房产价格与我们比利时农村的房屋价格进行比较,在荷兰确实要支付两倍的价钱。”

Vanacker说:“此外,比利时的房地产面积比荷兰大,这里的房子要大得多。在荷兰,每平方米的价格也要高得多。因此,同样的价钱你可以获得更多的使用面积。如果你也住在边境地区,那就更加有利可图了。”

图片

陷入困境的荷兰房屋市场

荷兰和比利时弗拉芒地区房屋价格差异巨大的原因在于荷兰房地产市场的波动。Vanacker 解释说:“在荷兰,房地产市场比比利时市场波动更大,这意味着当房地产市场表现良好时,房价上涨得更快,而当房地产市场表现不佳时,房价下跌得也更快。在两年的“新冠疫情期”之后,荷兰的房屋价格比我们这里的要贵得多。现在价格是如此之高,市场也不想其下跌。”

Maartende Boer 说。“此外,荷兰房屋的销售速度非常快,房子往往一天就卖光了。在我们这里,市场更加平静,人们有更多的时间来做决定。”

住在这里的荷兰人原来有各种各样的。Vanacker 说:“现在,这里的受众是混合的。虽然我们主要是关注 30 多岁的人,他们是刚组建家庭的夫妇,想把他们的小公寓换成带花园的房子,但他们在荷兰不能实现了,除非他们有很多钱。当然,听说荷兰也正在实现大型的住房项目,在大城市更是如此,比这里的大很多。每个人都知道这样式样的住宅,整个社区是一模一样的房子。但是,我最近听说有人花了 45万欧元买了这样一套“带城市花园的房子”。而在比利时,你可以花 25万到 30万欧元就能买到,这就是巨大的差异。”

安特卫普市的“乡间别墅”

过去,大多数来比利时置业的荷兰人来自边境地区,但两位比利时经纪人最近都与居住在荷兰更深处的居民取得了联系。

Vanacker说:“最近,有一位来自阿姆斯特丹的女士作为客户,她和儿子住在一个不错的社区,想来安特卫普的一个不错的社区生活。她的预算是 30万欧元,而在荷兰不能用这笔钱做任何事,但她可以在比利时这里做。”

Maartende Boer 说:“我最近也有一个来自鹿特丹的顾客。但这些都是例外,主要涉及来自不超过半小时车程的边境地区的荷兰人,他们确实在这里生活,但经常继续在他们的国家工作。”

然而,Vanacker注意到,越来越多的荷兰人将目光投向了边境城市之外。“过去,人们主要对 Schilde、Brasschaat和 Hoogstraten 的昂贵房产感兴趣,现在,也期待在安特卫普市能够买到负担得起的房产。值得惊讶的是,很多荷兰中年夫妇涌入我们位于安特卫普市中心的办公室。他们对安特卫普那些漂亮的一居室或两居室公寓感兴趣。这样的公寓在这里也比荷兰的城市便宜。对他们来说,这将是一座他们的乡间别墅,就像弗拉芒人一家在海边的小屋一样。新冠疫情部分促进了这种兴趣,在封锁期间你无处可去。如果你作为一个荷兰人,在一小时车程内的弗拉芒大都市拥有了自己的公寓,那感觉就像是在‘度假’一样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