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年四月开始,来自乌克兰的难民能够更轻松地在荷兰工作。两周前,安娜(Anna Tabanets)和戴安娜(Diana Novokreshchennaya)逃难来到荷兰寻找工作。安娜说:“我希望留下来,但我也想帮助重建我的国家。”

战争爆发后,他们一家住在防空洞里,被炸弹的声音吓坏了。43 岁的安娜和她的母亲和妹妹 3 月 11 日乘公共汽车逃离了他们的家乡第聂伯罗,最终到达了波兰边境附近的一个避难所。一天后,安娜被姐夫接走了,她的姐夫和姐姐以及两个孩子住在荷兰的卡佩莱(Capelle aan den IJssel)。

他们现在就住在那里,一家七口,还不到两周。安娜说:“幸运的是,我们睡得很好,吃得很饱。在波兰和荷兰,我们都受到如此亲切和张开双臂的欢迎,人们甚至停下来询问我们是否有地方住。”

希望尽快找到工作

安娜说:“我姐夫现在养活着七口人,我想帮助他。我以前也来过这里,我很喜欢。”因此,她正在鹿特丹地区寻找工作,并希望长期建立起自己的新家。

安娜原来在一家与 Mediamarkt 规模相当的公司担任财务经理,目前她还在做一些远程工作。但是在战时的组织很困难。“我的经理很乐观,认为战争很快就会结束,我们可以开始建设。”

安娜说要为此祈祷, “我妈妈要把她的花园要回来,我妹妹也要去读书。我们只带了两个包裹就逃出来了。”

寻找工作的乌克兰女性

这位乌克兰女子认为,销售工作是最适合她的了,因为“我了解这些工作的过程”。安娜的英语也很好,拥有语言学学士学位,直到两周前还在全职工作。在社交媒体、荷兰人脉和紧张的劳动力市场的帮助下,预计她将很快获得希望得到的工作职位。

戴安娜也在荷兰寻找工作。“我是一名拥有超过十年经验和硕士学位的网页设计师,”她一周前在领英( Linkedin)上写道,收到了超过五千个赞和两百条回复的信息,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住在荷兰志愿者家中网上求职

两周前,戴安娜还在基辅,由于战争,她最终来到了荷兰霍夫多普(Hoofddorp)附近,“我现在住在一对自愿者夫妇的房子里。”

她希望能找到一份平面设计师或网页设计师的工作:“我可以帮助公司改善他们的网站和在线销售。”

她的简历突出显示了乌克兰国旗和文字:“我逃离了战争。”戴安娜说,到目前为止,她的帖子已经导致了两次即将到来的工作面试,而且,一些公司已经认真表示愿意给她提供职位。“我尽我所能回答每个人,现在有很多工作要做。”

荷兰内阁表示,从 4 月起,乌克兰人都将能够更轻松地工作,不需要通常的工作许可证。这种工作许可,过去对于乌克兰人是一个障碍,因为乌克兰不是欧盟成员国,因此其国民不获优先。

特别的受保护地位

欧洲内政部长本月原则上签署了一项关于乌克兰人临时保护身份的协议,允许他们在欧盟国家自由居住和工作,还可以获得医疗保健和教育。

荷兰蒂尔堡法学院劳务移民领域的研究员克雷默斯(Jan Cremers)表示,这些临时规定意味着乌克兰人可以在欧盟停留长达三年而无需申请庇护, “这也让他们能够更早地开始在荷兰工作。”

据克雷默斯说,情况的确很特殊。“例如,先前并没有在从叙利亚涌入的难民潮看到这种规定,而当时也有很多人才来到了荷兰。”他说。

与此同时,包括荷兰在内的国际公司正在互联网上为乌克兰人找工作。例如,通过网站Jobs For Ukraine。

据荷兰媒体NOS报道,荷兰的就业协调工作也很热心,荷兰难民工作委员会建议有职位空缺的公司,向当地劳工局UWV报告,寻找人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