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欧洲流行过的瘟疫,中世纪的黑死病无非是最臭名昭著的。欧洲历史上曾有过三次黑死病大流行,而1347年—1352年的中世纪欧洲的黑死病瘟疫是最为恐怖的。

与当下的新冠疫情一样,中世纪的那场黑死病大流行也是通过意大利到达了西欧。当时,瘟疫的不同变种对欧洲人口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并扰乱了社会秩序。

黑死病也叫鼠疫,鼠疫是一种由鼠疫杆菌引起的传染病。这种疾病以多种形式表现出来,其中最常见的是所谓的腺鼠疫。

鼠疫的传播通常是通过被感染的跳蚤叮咬而传播的,鼠疫细菌最终会进入受害者的血液。被跳蚤叮咬的部位会出现一个大的紫黑色溃疡,而受害者的淋巴结(腹股沟、腋窝和耳朵下方)会出现典型的鼠疫肿块或肿块。这种疾病发展为血液中毒并伴有高烧、内出血和幻觉后,受害者陷入昏迷并死亡。

有时这种疾病过程会持续数周,治愈的机会会随着疾病的持续时间而增加。成活率在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五十之间。

由于该疾病通常由跳蚤传播,因此该疾病高发生率是在夏天。有问题的跳蚤主要是鼠蚤,这种跳蚤定居在房子和商船的老鼠身上,并首先在老鼠之间传播疾病。当它们死后,跳蚤的下一个宿主目标就是人和宠物。因此,它们最有可能感染常待在老鼠附近的人。另一种相对罕见的鼠疫形式是肺鼠疫。在一些鼠疫患者中,细菌到达肺部,然后疾病通过气道传播,就像流感一样。肺鼠疫具有极强的传染性,几乎总是致命的。

据记载, 1347年至1352年的那场黑死病是在1347年通过一些船只从意大利的西西里岛沿黑海向西传播。到了1348年,西班牙东岸、法国中部、罗马、英格兰南部等地都被攻陷了。到了1350年,荷兰也沦陷了,尤其在荷兰的农村感染率较高,死亡率在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之间,那时候的荷兰人对此束手无策。到了十五世纪中叶,荷兰人发现各种瘟疫越来越频繁地流行起来了,几乎每隔10年就有一次瘟疫流行,而且感染率变得在城市偏高。

荷兰的《瘟疫法令》

为此,荷兰政府将每个时期出台的相应的法令汇集成并颁布了《瘟疫法令》( Orde van de Pest),在随后所有严重的瘟疫流行期间都重申了这条法令。法令包括在城市内禁止饲养猪和强制清除垃圾的等规定,因为当时人们认为,瘟疫是由“瘴气”——有毒、难闻的烟雾引起的。1567年的时候,在乌特勒支等地还建立“鼠疫屋”,专门用来隔离鼠疫患者。

尽管瘟疫条例的内容在16世纪和17世纪一再更改,但其大部分规定仍保持不变。1636年乌特勒支的城市医生还一起编写了小册子《Cort Bericht, tot voorcominge ende genesinge vande Pest》作为瘟疫流行期间预防和治疗的行为指导。其中三项建议今天听起来也很熟悉:第一,避免接触所有感染者、感染者的衣物、家具以及他们所在的场所;第二,净化空气,推荐使用杜松子或丁香烟熏房间;第三,每个人要保持个人清洁卫生。

中世纪的结束并不意味着瘟疫的结束。在整个16世纪和17世纪,欧洲出现了第二次黑死病大流行。它首先爆发在1665年的伦敦。这场灾难在丹尼尔·笛福( Daniel Defoe)的《瘟疫年日志》(1722年)(A Journal of the Plague Year, 1722)中有所记载。

图片

黑死病的第三次大流行

到了1900年左右,黑死病的第三次大流行爆发了。和以往的大流行相比,这次爆发的源头更容易被追溯到。

第三次大流行于1855年在中国南方的云南开始,到 1894年已蔓延到香港和广州等沿海城市。在与这场瘟疫的斗争中,法国医生Alexandre Yersin 和日本细菌学家北里柴三郎大约在同一时间发现了这种致病细菌,后来这种细菌以Yersin命名为耶尔辛氏菌。

第三次大流行持续到大约1940年,在世界上缺乏现代卫生的贫困地区造成的受害者最多,而且由于铁路和轮船路线等交通的扩大和改善,变得更容易流传。当时这种细菌比任何时候都更快、更有效地在世界各地流行。1896年瘟疫蔓延到孟买,1897年苏伊士,1898年马达加斯加,1899年亚历山大港、日本、东非海岸和葡萄牙,1900年马尼拉、悉尼、格拉斯哥和旧金山。随后,夏威夷、爪哇、锡兰等地都遭到疫情袭击。在1935年疫情暂时从印度消失后,又于1948年、1949年和1952年返回那里。

第三次黑死病大流行中受到的打击尤为严重的是印度。1898年至1957年间有超过 1270万人死亡,这促使英国医生进行了广泛的调查。我们今天关于跳蚤、老鼠和人类之间联系的大部分知识都源于这项对上世纪之交印度流行病的研究。另一个重灾区是中国的满洲里。当时那里的土拨鼠灾肆虐,因而引发了历史上最严重的肺鼠疫。在欧洲,葡萄牙受到的打击最为严重。在巴黎,从1918年到1920年,死于鼠疫的人不超过一百人。

然而,除了黑死病之外,在历史上欧洲曾有过非常多的其他种类的瘟疫流行。比如,荷兰在1625年至1626年就有过一场痢疾的大流行,造成了许多人的死亡。那时候已有荷兰医生开始尝试用中草药治疗痢疾了——中药在此之前就传入欧洲了!或许您不相信,但这个故事有点长,要从历史上第一位从欧洲远航到印度的葡萄牙人瓦斯柯•达伽马说起,还是听我日后慢慢聊吧。(文:胡绮)

分享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