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还在谈论新冠疫情?感觉有点像破坏一个派对。

属于奈梅亨大学医院 Radboudumc 的流行病学家托斯特曼(Alma Tostmann) 说,掌握病毒的发展动向仍然是件好事。“如果我们的目标是不再需要封锁并希望能够拯救经济,那么你必须持续关注着病毒的发展。”

问题是:新冠病毒去哪儿了?会卷土重来吗?当我们向托斯特曼提出这些问题时,她首先说,她不是想成为一张“谨慎的面孔”。

也许这也是流行病学家的命运:他们往往被某些人指责危言耸听。你研究并观察流行病的情景,这些情景可能是有利的,但也可能不太有利的。人们喜欢听好的,导致那些不好的消息格外引人注目。

首先是好的方面。托斯特曼说:“暂时没有什么进展,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我们怎么知道呢,因为从 4 月 11 日起,荷兰人不再需要去公共卫生机构GGD 确认自检的阳性。

医院数据

首先,当然,我们有医院数据。如果我们将这些与一年前相比——当时措施仍在实施——无论如何,数字要好得多。以下是荷兰每日住院人数和重症监护人数:

图片

托斯特曼说:“我们最近几个月看到的浪潮真的是‘一落千丈’。幸运的是,这是在医院中看到的真实数据。”尽管如此,据她说,今年秋天很可能会出现另一波感染和住院潮。

医院数据的唯一缺点是:如果新的又一波疫情来了,你等到医院数字反映了它的时候,已经晚了。

“那么,您如何跟踪病毒?”

在全国范围内,家庭医生对出现流感样症状的患者进行测试。通过这种方式,多年来一直在研究哪些病毒正在传播,例如是流感病毒还是RS 病毒,其实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跟踪冠状病毒。如果有更多的家庭医生检测点,有更为普遍的检测,并与该监视系统相关联,该系统将更加灵敏,效果会更好。

还有另一种方法,可以快速确定新一波疫情是否即将到来,即通过下水道。如果人们感染了冠状病毒,粪便中通常会有病毒颗粒。因此,RIVM 还检测下水道中的病毒颗粒。

托斯特曼说:“现在这是一种非常宝贵的资源。今年早些时候,病毒颗粒的数量增加了,但现在已经有一段时间减少了。这是非常有利的,荷兰防疫抗疫的工作进展非常顺利。”

但这也有一个缺点。因为这是匿名的数据,你不知道病毒是在健康的年轻人中传播,还是在老年人或弱势群体中传播。托斯特曼解释了为什么知道这一点很重要:“您通常首先必须应对病毒是否在健康人群中的传播,然后更易感染的人群开始生病,几周后您就会看到医院的人数增加。但是,已经过了一段时间。”

感染监测器

这位科学家对另一个系统感到兴奋,就是感染监测器(Infectieradar)。在这里,人们自愿分享他们的健康数据并每周更新。

“这叫综合症的监测,说明你是否有某些主要症状。这也很容易推断出来,比如花粉热的时候。这也适用于类似新冠的症状。如果有更多的人合作会更好,这样就可以得到很好的区域分布,你也可以分享你们每次自检的结果。”

最新的疫情专家小组OMT 的建议指出:如果停止大规模检测,则必须创建一些可以作为替代方案的东西。这位流行病学家说:“可能就是这样。”

保持密切关注

最后,有最新消息说,已经出现了奥密克戎(omikron)的两个子变体,BA.4 和 BA.5造成了南非感染人数达到峰值。在阿姆斯特丹,现在约有 7% 的感染是由这种新变种引起的。我们需要担心吗?

流行病学家说:“说担心有点太早了。南非发生更多感染的事实并不能说明什么,这是一个不同的国家,人口构成不同,疫苗接种率也较低。”

尽管如此,托斯特曼和她的同事们仍不放心。如果荷兰的感染人数也增加,这很快就会导致问题,将给超负荷的护理链带来更大的负担,还必须考虑许多其他长期新冠症状的病患。

托斯特曼一直在关注着:“如果你真的不想采取严肃的应对措施,一切必须及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