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新鹿特丹商报》NRC 根据自身的调查报告称,在新冠疫情危机期间,卫生部并不鼓励医院扩大增加重症监护病房的病床,一些医院甚至被建议“减少”床位。

卫生部和医院之间的主要争论点,是增建重症监护病床得到的补偿,以及必须安排额外床位的条件。

在第一波疫情过后,2020 年 6 月,有关部门制定了增加重症监护病床数量的计划。卫生部拨出了5亿欧元,并和每家医院讨论了增加多少床位的问题。因此,重症监护病床的总数将从1000张逐渐增加到1700张。

据《新鹿特丹商报》报道称,中央政府的公务员只是非常关注原先商定的数字,而希望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继续扩大重症监护病房规模的医院却不会得到中央政府财政的支持。据说,卫生部拒绝对阿姆斯特丹的两家医院进行补偿,这两家医院因患者涌入而不得不在2020年12月再次扩大其重症监护的规模。

据说卫生部与至少五分之一的医院就重症监护病床的增加问题进行了争论。2020年12月,至少有四家医院甚至被建议“减少”床位,而荷兰全国患者分布协调中心当时建议扩大床位。有六家医院聘请了律师,准备诉诸法律程序来解决报销的问题。

防止重症病床的增加

据《新鹿特丹商报》称,一份内部文件记录显示,卫生部意识到有关补偿的讨论可能会危及重症监护病床的扩张。尽管如此,官员们还是写信给部长,出于财务的原因,曾一度“尽最大努力防止床位的增加”。

图片

NRC 报道,卫生部上月曾被要求对该报的调查作出回应,但该部门无法回答这些问题,一位发言人说:“如果记者自己可以追踪得到的话,你们就报道吧。”

政府开支的不合理性

另外,今天卫生部长库柏斯去信第二议院,承认2021 年有数十亿欧元的医疗开支无法证实其合理性。不过,数目比2020年要少。

图片

由于大流行的不可预测性,意味着该部有时不得不迅速采取行动,因此“被迫”偏离了例如采购规则,在购买免费提供的教育部门自测检测剂时就是这种情况。库柏斯承认,改善疫情中的财务管理是医疗保健工作的一项长期任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