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内阁最近连续出台环保节能措施,包括规定在一些符合条件的建筑物装设混合热泵和屋顶的太阳能发电板等。

这既是应对当前的能源危机,同时也是荷兰一贯的政策,实现使用清洁能源。

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一个不错的临时解决方案:这是荷兰四大城市主管能源转型的副市长描述内阁的决定,从 2026 年开始将混合热泵作为标准。

他们对政府的明确表态表示满意,但指出热泵对许多城市居民来说还不是正确的解决方案。鹿特丹副市长库弗斯(Bas Kurvers)表示:“连接热网等集体解决方案,仍然是最可行和负担得起的。”

使用热泵的决定,旨在使政府的目标更近一步:到 2030 年之前将有150万户家庭使用;到 2050 年,这适用于所有 750 万户家庭和 100万座建筑物。不过,荷兰媒体NOS对阿姆斯特丹、乌特勒支、鹿特丹和海牙的能源转型副市长的调查显示,他们在城市中建造没有天然气房屋时遇到了各种问题,比如说缺乏技术人员、资源和权力。

海牙副市长范童格伦(Liesbeth van Tongeren)说,热泵的推广肯定有助于实现气候目标:“借助混合热泵,我们还可以越来越多地使用来自城市和该地区的清洁电力。”她指出了对房屋和办公楼进行适当隔热的重要性,并发现“在可能的情况下,全热泵是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

最终,海牙的目标是通过热网为大约一半的住房提供热量,使用包括余热和地热等,另一半将不得不改用热泵。这位副市长说,该市估计需要 80 亿欧元才能实现无天然气,但目前只有 1.8 亿欧元可用。

范童格伦谈到了她让人们和公司参与到无天然气供暖过渡中所做的努力,这是一项艰苦的工作。“比如在建设热网时,你必须让一个或一些热情的企业资助并愿意承担风险,因为中央政府没有预先融资;你还必须让居民对此产生热情。”

其他城市也表示,能源转型将耗资数十亿欧元,而且大部分投资尚无法盈利。根据四大城市的说法,中央政府应该介入。

乌特勒支副市长范海东克(Lot van Hooijdonk)说:“可支付能力是最大的问题。居民不应该支付比他们使用天然气时候更多的钱。对于许多家庭来说,还没有负担得起的替代,而市政当局目前没有钱来弥补差额。”

副市长们对日益增长的严重的能源贫困感到担忧。节能措施确实可以发挥作用,但必须是可执行的。阿姆斯特丹副市长范多尔宁克(Marieke van Doorninck)说:“例如,您看到了单层玻璃是耗能最大的软肋,那么,房东就必须采取行动,进行房屋的改造,确保租户获得更好的隔热保温房屋。但是,这是市政府不能做到的事情。”

在阿姆斯特丹,在上一届政府时期,有 20000 户家庭实现了无天然气,超过了最初计划的 12000 户。该市向气候基金投资了 1.5 亿欧元,并获得了中央政府的补贴,用于解决两个街区的问题。副市长说:“近年来,我们通过使用我们自己的资源和中央政府的补贴取得了进展,但很明显,阿姆斯特丹市政府无法维持下去。”

关键问题:谁来做?

除了融资之外,副市长们还看到了实施方面的问题。缺乏技术人员和安装人员是众所周知的。乌特勒支副市长范海东克表示,在市政府中也很难找到必须执行该政策的人,现在乌特勒支的能源转型办公室有50人,应该有100人。根据其说法,在全国市政当局范围内,这样的人才缺乏 2000 至 3000 人。

四位副市长表示,他们希望能够设定一个地区必须停止使用天然气的最后期限。内阁已经制定了有关规定,从 2024 年起, Gemeentelijke Instrumenten Warmtetransitie法例生效,直译就是《市政热能转换法》,在此基础上,市政当局可以指定必须实现无天然气的地区或街区,8年后,网络运营商不再向这样的街区提供天然气。

这可以说服许多投资者和市民。但在法律生效之前,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安排。鹿特丹副市长库弗斯说:“我们必须在居民能够获得可行且负担得起的可持续替代方案之前,才能确定无天然气的日期,而财政资源确实是一个艰难的条件。”

荷兰发现两例猴痘患者

昨天下午,荷兰一网发稿时候,还说荷兰出现了疑似猴痘病人,正在检查中,但是,稍后结果出来已经证实了,研究人员已经通过 PCR 检测证明了感染,荷兰一名患者首次被诊断出猴痘,今天报告出现了两例。

荷兰的国民健康与环境研究所RIVM 预计荷兰可能会有更多人被感染,周末后将发布有关任何新感染病例的更新。

图片

RIVM 已经把猴痘定位为A级传染病,希望为治疗猴痘患者的医生和公共卫生机构GGD 员工规定通知的义务,建议同时发送给荷兰公共卫生部长库柏斯。

该研究所希望进行来源和接触者研究,并建议对患者首先进行隔离,密切接触者可能需要隔离长达三周。

RIVM 传染病控制中心主任范迪瑟尔(Jaap van Dissel)说:“我们现在必须在初期阶段采取一切措施来抑制病毒。”

昨天早些时候,范迪瑟尔说,其他西欧国家已经出现了猴痘,如果这种病毒没有

出现在荷兰,反而将是很奇怪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