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国民健康与环境研究所RIVM建议,尽量少吃荷兰比利时交界的西斯海尔德(Westerschelde)产的鱼、虾、牡蛎和贻贝,因为含有过多的有毒物质 pfas,比商店中的同类产品高出 8 到 10 倍,主要是对那些把捕获或者拾获的海产带回家吃的钓鱼爱好者而言。

该建议与泽兰省GGD 较早时候的呼吁一致,在地方媒体 Omroep Zeeland 进行调查后,暂时不要食用来自西斯海尔德捕获的鱼虾,不过海中植物海薰衣草问题不大。

去年,当得知比利时茨维恩德雷赫特(Zwijndrecht)的美国化学集团 3M 每年向西斯海尔德河排放了数千公斤 pfas 时,在荷兰泽兰省引起了不安,这些化学物质通过西斯海尔德流入了大海。

通过荷兰其他来源,鱼类和其他海产品进入人体的 Pfas 已经很高的,这样的排放做出了额外的贡献。

为了澄清带来的健康风险,在不同地点捕获鱼类和甲壳类动物并在实验室进行了检查。西斯海尔德几乎没有商业的捕捞活动,也没有贻贝和牡蛎养殖场,因此,问题特别值得业余垂钓者关心。

什么是 pfas?

Pfas 是数千种非自然存在于环境中的化学物质的统称。pfas是poly-en perfluoralkylstoffen的缩写,大约有5000种不同的物质。这些物质对环境有害,难以溶解并影响人类的免疫系统,许多类型的物质长期接触会致癌。

RIVM 计算了成年人吃掉大部分来自西斯海尔德的鱼(鳕鱼、比目鱼、香鱼和鲈鱼)、虾、牡蛎、贻贝或海薰衣草的频率。由于几乎没有在海薰衣草中发现 pfas,所以可以无限量地食用。比目鱼一年只能吃两次,鳕鱼一年最多可以吃19次。

图片

有了这些数字,人们以这种方式摄入的 pfas 的数量仍然会低于基于健康的限值;如果人们接触到更多的 pfas,可能对健康有害。

此最大值不包括人们还从其他食物或饮料中摄取 pfas 的事实。RIVM 表示,由于已知的食物来源中的pfas 已经很高,因此尽可能少吃西斯海尔德的产品很重要。

西斯海尔德周围的市政府一直在争论,支持进行人口检查,以确定当地居民体内pfas含量有多少,但是泽兰省公共卫生机构 GGD认为现在还为时过早,并希望等待这项食品安全研究的结果。目前尚不清楚 GGD 对此有何看法。

然而,GGD 坚持之前给出的建议,不要吃从西斯海尔德捕获的鱼和虾。“最好在商店购买鱼、虾、贝类和海洋蔬菜,因为这些产品来自污染较少或未受污染的地区。”

蔬菜水果残留的农药引起关注

图片

在越来越多的水果和蔬菜中可以发现潜在有害农药的痕迹,这是农药行动网络 PAN(Pesticide Action Network)对近 10万件欧洲生产的水果和蔬菜的调查研究得出的结论。

该行动小组比较了欧洲食品安全局 EFSA (Europese Autoriteit voor Voedselveiligheid)在 2011 年至 2019 年间收集的数据,认为在所有类型的水果和蔬菜上存在有争议农药的品种数量显著增加。

总的来说,2019年13%的蔬菜和29%的水果都含有农药,而2011年,这一比例只是分别为 11% 和18%。

在水果中,蓝莓(51%)、桃子(45%)和草莓(38%)得分最差;农药残留最多的蔬菜是芹菜(50%)、大头芹菜(45%)和椰菜花(31%)。

PAN 的穆勒曼(Hans Muilerman)解释说,这是由于昆虫、真菌和杂草的抗药能力的增加而导致的结果。穆勒曼说:“结果,农民开始喷洒更多的农药,但这只会产生更大的抵抗力,会陷入一种恶性循环。”

PAN 查看了 EFSA 确定为“必须替换的候选物”的 55 种农药。一旦有了替代品,这些农药必须由欧盟委员会指示替换,因为它们可以在体内积聚,或在环境中分解的速度缓慢。

引起欧盟委员会关注的,还有这些农药可能具有的毒理学特性,例如,当这些物质在某些情况下致癌或对大脑发育有害。

在荷兰的水果和蔬菜中发现这些物质有多令人担忧?根据荷兰食品和消费品安全局 NVWA的说法,无需担心。只要含量低于法定残留限量,这些物质的存在被发现这一事实就不是问题。

根据 NVWA说,欧盟设定的限制标准远低于欧盟外的国家。

NVWA 告诉荷兰媒体NOS:“如果一种食品符合这些限制规定,就不是不安全的,我们没有理由充当监管者。”

PAN的调查中不包括农药的含量。2020年,欧洲的EFSA 宣布约 5% 的蔬菜水果超过了残留的限量。

荷兰乌特勒支大学毒理学名誉教授范登伯格(Martin van den Berg)也表示,少量这些物质对水果和蔬菜的普通消费者几乎没有风险,“你必须吃很多很多的水果和蔬菜,才能导致接近产生危险的数量。”

不过,教授认为,这对农民自己和住在田地附近的人来说是不同的, “需要对农药给他们造成的影响进行更多的调查和研究。”

研究还表明,同时使用几种杀虫剂的混合物也更为常见。2011 年,6.4% 的水果中含有“农药混合物”,而 2019 年这一比例为 10.2%。

这些“混合农药”的使用是荷兰奈梅亨大学(Radbouduniversiteit)的神经问题专家布鲁姆(Bas Bloem)关注的主要之点:“我们目前关注的是单个的物质,但我们不知道这些物质的组合给人类带来什么样的风险。”

布鲁姆在他的一本书中提出了测试杀虫剂安全性的新方法。多年来,他一直在研究农药在帕金森病发展中的作用。

根据布鲁姆的说法,目前农药的测试方式是不充分的。这发生在试验用的小白鼠身上,检查它们是否能在物质中存活、物质是否致癌以及是否会对神经系统造成损害。而该测试主要在最后一类中不足,他说:“没有考虑任何的累积效应。”

水果洗还是不洗?

而PAN 的穆勒曼则呼吁政府加快制定更严格的立法, “农药有替代品,但政府施加的压力太小,因此,农民没有压力采用这些替代品。”

PAN 尤其建议孕妇只吃有机和未喷洒农药的水果和蔬菜。根据范登伯格的说法,这是夸大其词的,但至少偶尔要食用未喷洒农药的产品,而清洗水果和蔬菜是明智的。

NVWA 也写道:“无论如何,清洗水果和蔬菜,都是冲洗掉灰尘和污垢的好习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