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痘的出现,似乎引起了一些人的恐慌,也引起了专家们的关注。到昨天为止,荷兰已经出现了12宗感染了猴痘病毒的个案,虽然数字不是很多,但是,很多专家都加入了在脱口秀节目讨论的行列。专家们一致认为,猴痘很少致命,传播速度也比冠状病毒慢得多。但是,就是否应该广为关注就有不同意见。

荷兰健康经济学家和流行病学家范登布鲁克·阿尔滕堡( Eline van den Broek-Altenburg)认为,这是因为新冠病毒疫情引来的反应:“由于新冠疫情,荷兰人的行为发生了变化。我们过去并不那么容易恐慌,但自从新冠疫情以来,人们脑海中很快出现一幅‘世界末日’的场景。有的病毒学家已经在谈论‘indammen’的必要性,而这个术语只是在冠状病毒大流行初期出现,我们大可不必要地吓唬人们。”

病毒学家库鲁斯(Louis Kroes) 也认为,由于冠状病毒大流行,人们对猴痘的出现更为敏感。“我从事这个行业已有几十年了,在新冠病毒出现之前,在脱口秀节目从未如此之多地关注病毒。这次猴痘爆发确实引起了一种好奇,引起了很多关注,因为目前每个人都对病毒的出现感到非常紧张。”

流行病学家布鲁宁(Patricia Bruijning)也称其为“冠状病毒大流行带来的创伤”。

库鲁斯说,没有理由对猴痘担心, “这真的与新冠病毒完全不同。现在,在欧洲的猴痘病毒很少导致严重的疾病。”

他还说,猴痘的传播速度不如新冠病毒, “与新冠病毒不同,传播通常需要非常密切的接触。”

需要保持警惕

尽管如此,布鲁宁认为保持警惕是正确的, “我们真的很想控制猴痘,因为没有人想要另一种病毒在我们的社会中传播。我们从未在非洲以外的国家看到过如此大规模的猴痘爆发,这很不一样。”

病毒学家库鲁斯说,这次猴痘的爆发无疑是惊人的, “猴痘属于天花病毒,也就是DNA病毒,而冠状病毒和流感是RNA病毒。DNA病毒更稳定,更适应宿主,而RNA病毒多变,更‘狂野’,因此会引起流行病。值得注意的是,这种 DNA 病毒猴痘,突然变得似乎更容易在人类中传播。”

范登布鲁克·阿尔滕堡说,谈论猴痘的这种基调只是为了制造气氛, “猴痘的死亡率极低,一切都与相对风险有关,而街上的人群出现相对风险并不大,所以,现在谈论它还为时过早。”

新冠疫情带来的“集体创伤”

健康心理学家埃弗斯(Andrea Evers)警告说,媒体对猴痘可能会产生负面后果的关注,可能会不必要地吓到人们,“ 由于过去的种种负面事件及其带来的创伤,你会对与之相似的一切做出更敏感的反应。我们可以将新冠疫情视为‘慢性压力期’,我们有新冠疫情带来的‘集体创伤’。现在,许多荷兰人对有关各种传染性病毒都很敏感。”

范登布鲁克甚至认为,有这么多关于猴痘的讨论是有害的。她目前正在研究荷兰疫情政策对健康的损害, “我们现在需要恢复一切。为了一些对他们来说不是真正风险的事情来吓唬荷兰人,这太夸张了。”

不过,病毒学家库鲁斯认为对猴痘的关注是有道理的,“在新冠病毒出现之前,病毒的威胁被低估了,新冠病毒带来的创伤经历已经彻底纠正了这一点。我们可能必须小心,保持警觉,但不要过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