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性革命半个多世纪后,26岁的荷兰女作家和女权主义者米卢·迪伦(Milou Deelen)怀疑,我们是否实现了我们当时为之奋斗和梦想的性别平等?在她的新书《我们该怎么做?》(Hoe doen we het?)中,她与十四位著名女性谈论性,产生了有趣的见解。

性高潮的差距、对“荡妇”的羞辱、违法的行为⋯⋯在性方面,女性会遇到“很多事情”。迪伦对自己和她周围的人说:“我想对此进行调查。在性革命半个多世纪后,我们现在过得怎么样?我们现在在哪里?”

多年前,迪伦还在念书的时候,不得不在格罗宁根的学生社团中面对所谓的“羞辱荡妇”的事件。她无意中听到一首关于“年度最贱的女孩”的歌曲,歌中唱道:“你可以为一包香烟和一瓶Smirnoff酒,就可以做那种的事。”迪伦制作了一个关于这个问题双重标准的视频——为什么性生活多的男人并不被认为是低贱,反而是很酷的,而女性就要被羞辱呢?她将这段视频放到了 Facebook 上。这段视频马上在网上疯传,迪伦被允许加入脱口秀节目,就这个问题发表意见。从那时起,她就一直在谈论她作为一名年轻女性和女权主义者所关心的问题。

或多或少巧合的是,她现在从事自由记者和作家的职业,现在她的最新著作《我们该怎么做?》,探索女性的性生活。她吸引了 14 个知名女性,从杂志《Opzij》创始人和前政治家 Hedy d’Ancona 和最近去世的性学家 Ellen Laan ,到欧洲电视歌唱大赛的决赛选手 S10、作家 Lale Gül 和女演员 Tjitske Reidinga等等。她们都愿意坦率地谈论她们的第一次、性高潮、床上的不平等、良好的性生活和越界行为等——尽管并不是每个人都易于张口。

迪伦曾经接近更多的人,但是并非所有人认同迪伦的做法。农民党BBB 的领袖 Caroline van der Plas 认为这有点太私密了,而作家 Connie Palmen 说她不喜欢谈论性。迪伦说:“还有一些人,虽然支持我的做法,但自己却不敢参与。我理解这一点。我知道,作为一个女人公开谈论性是什么感觉,有时,你甚至不会得到一声谢谢。”

迪伦继续说,愿意这样做的女性,“很快就被解释为放荡、愚蠢或肤浅。不过,正如 Heleen van Royen 在书中所说的那样:她写过无数的主题,创造了一切,但她将永远保持那个 Heleen van Royen,这是一种你保持不变的形象。我也有一段时间,怀疑我自己是否应该继续谈论一些关于性的话题,但我认为这太有趣了,也太有必要了,不能停下来。我自己曾经怀念那些公开谈论性的女人的故事,我很惊讶还没有一本这样的书。所以,我只是好奇人们的想法,并为此感到自豪。”

迪伦从每一次谈话中都得到了一些东西。“最重要的见解是,与我交谈过的所有女性,尤其是年轻女性,遭受的性别不平等比她们以前想象的要严重。几乎所有人都经常假装高潮,几乎所有人的性高潮都比她们的床伴要少,而且几乎所有人都有遭遇过越界行为的体验。我发现这非常有趣,表明仍有很多工作要做。”

在本书中,除了导演 Kaouthar Darmoni 和模特 Sylvana IJsselmuiden,没有一个女性接受过适当的性教育。“许多女性表示,如果在家中的电视上播放接吻或性爱场面,她们会立即遭到抨击。这曾经是、现在仍然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禁忌。Tjitske Reidinga 说,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她都认为性应该是隐蔽的。如果你不断被教导要为自己性行为的公开而感到羞耻,那自然会对你产生影响。”

迪伦的家庭性教育

迪伦的父母对性是相当开放的。“我的母亲(编辑注:记者 Barbara van Beukering)很开放: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你永远不是荡妇。如果我将其与朋友家的情况进行比较,那是非常开放和进步的。当我有了第一个男朋友时,妈妈就告诉我,要开始服用避孕药,为我扫除了一个重要的障碍;但我的父母没有告诉我关于性高潮的事情,或者你也可以与其他女性或同时与几个人发生性关系。性行为的界限和性高潮都没有说出来,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的性教育也很单薄。”

图片

在书中,迪伦本人也曝出关于她的性生活的经历。她对此几乎没有什么犹豫——她只是觉得写到她偷情经历时候有点紧张。“有趣的是,很多女性作出了反应:你不是在编的吗?你是不是在吸引他人的注意?你是不是玩得太大了?我立刻进行了淡化处理。”

对于公婆对她的书的反应,她也有些担心。“虽然他们是好人,思想也非常开明进步。他们说,对此完全没有问题,但对我来说确实感觉有点把不住。我,他们儿子的女朋友,正在讨论三人行和性高潮。”

在写书的过程中,迪伦对性的看法随着本书的写作而改变,有了一些新的发现。

据称,迪伦现在本人的性生活比写这本书之前要好得多。

她希望,能够更加坦诚地对待性和性生活。“幸运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关注性犯罪行为,这是一个巨大的收获。我也认为我们都比以前更敢于坦诚地谈论性,现在至少在学校的生物教科书中也讨论性器官,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所以事情进展顺利,但一切都可以更好,更平等。”

根据迪伦和她采访过的女性的说法,无论如何都应该做的一件事,就是让男性也应该参与这样的谈话。“很多这类主题都与男性有关,我的书也是为他们准备的。我希望他们也能读到这本书并被它吸引,因为,最终我们必须一起带来改变。”(来源:RTL)

分享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