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人的亚洲初航比葡萄牙人达伽马整整晚了一个世纪。

1595年4月,由来自荷兰豪达(Gouda)的荷兰人德豪特曼(Cornelis de Houtman)为首席商人代表带领的一支4艘船、240人组成的探险队,从荷兰特克瑟尔(Texel)出发前往亚洲,同行的还有他的弟弟费雷德里克·德豪德曼(Frederik de Houtman)。

船队于1596年6月到达位于爪哇岛的万丹苏丹国(Bantam,现印尼境内)。据说,当时的万丹是东南亚还未被葡萄牙人占领的一个重要港口。

1597年,德豪特曼带着3艘船、87人回到荷兰。这是一次无比艰苦的航行,内部矛盾加上很多人死于疾病和无休止的和各种对立者的战斗中,这次远航未能到达目的地香料群岛——摩罗加群岛,也没有带回很多值钱的货物,来回报这次航行的投资,但是却增加了荷兰人自己远航去亚洲的信心,也为日后荷兰人在亚洲打开了财富之门。

这晚了一个世纪的亚洲远航,不禁让人想问,整个世纪荷兰人都在忙些什么?

16世纪前的荷兰,其领地包括今天的荷兰、比利时、卢森堡,不过,只是神圣罗马帝国统治下的荷兰公国。

神圣罗马帝国相当于中世纪的“欧盟”,不同的是神圣罗马帝国拥有中央王权控制,和下面公国的关系是中央王权和封建地方势力的关系。用今天的话讲,那个时候的荷兰不是主权国家。

16世纪初,随着神圣罗马帝国国王查理继承西班牙王位,荷兰又转为由西班牙统治。这时荷兰的面积尽管在西班牙及其殖民地的领土中微不足道,但这里工商业发达,城市经济十分活跃,有“西班牙王冠上的一颗珍珠”之美誉。

图片

与此同时,西、葡两国在他们通过航海发现而到达的地区已经建立各具特色的殖民地。

西班牙人用武力征服南美洲的大部分内陆地区,掠夺、抢劫、强迫传教和开采矿产。在那里,西班牙人把一船船的黄金、白银和黑奴运往欧洲。

葡萄牙人则闯进一个东起马六甲、西至中东地区、由伊斯兰商人以和平方式建立起来的海上贸易网络。葡萄牙人竭尽全力谋求这个国际性贸易网络的霸权地位,并用了不到50年的时间,成功地在从中东的霍尔木兹(Hormuz)至马来半岛的马六甲这一传统海上航路上建立了一连串的有堡垒的商馆。依托这些商馆,他们控制了东、西亚之间的贸易航线,并将一船船亚洲的香料、丝绸和瓷器运往来欧洲。

为了销售那些亚洲商品,葡萄牙人要依赖荷兰的中心市场。1509年,葡萄牙王室又在安特卫普(即现比利时的Antwerpen)建立了一个贸易机构。所以,当时属于荷兰的安特卫普成了欧洲市场最重要的香料集散地。换句话说,荷兰人其实早已参与和亚洲的香料贸易了,只是当时靠着“大老板”还不用自己外出“觅食”而已。

16世纪中叶,在神圣罗马帝国出现的宗教改革运动也波及到荷兰,部分荷兰人选择了新教。由于作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西班牙国王查理,在镇压神圣罗马帝国内部的新教改革运动的战争中失败,不得不承认神圣罗马帝国内,宗教信仰由各领地的诸侯自定,即“教随君定”的原则,不论新教、旧教都有平等权利。

图片

可是,作为狂热旧教卫道者的国王查理却对荷兰仍采用严厉镇压政策,对待荷兰新教徒实行各种酷刑。另外,国王查理在对付与海外扩张战争,对内镇压神圣罗马帝国内部的战争中都需要大量军费。为此,西班牙国库十分空虚。为筹措经费,就对荷兰课以重税,竭泽而渔。在这种情况下,荷兰工商业急剧衰落,失业严重,再加上还受到宗教上的高压政策,荷兰民众忍无可忍,遂于1566年爆发了反对西班牙的起义活动,继而起义转成荷兰独立战争,也就是“八十年战争”(1568-1648年,Tachtigjarige Oorlog)。

1580年,腓力二世将葡萄牙并入西班牙。

1585年,安特卫普也落入西班牙人手中。许多惧怕受西班牙迫害的新教徒带着他们的商业财富和造船知识逃往了阿姆斯特丹。尽管此时的阿姆斯特丹已经具备了和亚洲进行贸易的商业和欧洲内部运输方面的知识而成为香料贸易集散地,但是荷兰人仍缺乏前往亚洲的航海方面的知识。在这条航线上,哪里有浅滩、暗礁,哪里有淡水、港口,哪里有好斗民族等等,荷兰人都一无所知。

1592年,德豪德曼兄弟曾应阿姆斯特丹商人的要求前往里斯本探寻前往东印度的航运事宜,结果哥哥被葡萄牙人以涉嫌间谍罪而羁押,后被阿姆斯特丹商人赎回。这条航线被葡萄牙人列为国家机密,谁出售这条航线机密便会被处死。

图片

对荷兰来说,由于和西班牙人的这场独立战争使得以前荷兰商船所用的西班牙港口已对荷船关闭,现在随着葡萄牙并入西班牙,葡萄牙港口也不能为荷兰商船所用。尽管阿姆斯特丹取代了被封锁和废弃的安特卫普港而成为香料贸易集散地,但由于随着西、葡港口对荷兰人的关闭,到阿姆斯特丹的香料运输也随之衰落了。

荷兰人别无选择,只有自己寻找一条到亚洲的通路——一条尽可能避免和葡萄牙人正面冲突的航线。(文/胡绮)

分享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