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7年8月11日,德豪特曼兄弟带着四艘船中的三艘回到荷兰,尽管这次航行的损失惨重,但荷兰人还是感到无比的欢欣鼓舞和自豪,因为他们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到达印度了。

他们很快又着手准备前往印度的船队。

1598年3月25日,一支由公狮号和母狮号两艘船组成的船队分别由德豪特曼兄弟带领出发前往印度。哥哥孔奈里斯•德豪特曼(Cornelis de Houtman)是船队的总指挥,弟弟费雷德里克•德豪特曼( Frederik de Houtman)是母狮号的船长。

船队沿着上次航行所到之处的马达加斯加航行,于同年6月初在马尔代夫的一个无人居住却有很多椰子的小岛附近迷了路。

“我们决定在这里抛锚停留。有许多本地的小船在我们周围穿梭而过,却没有船只愿意为我们停下来,于是我们放下小船向他们打招呼。”在公狮号上工作的英国舵手戴维德(David)写下这段航海记录:“第四艘和第二十艘船为我们带来了一艘铺满地毯、看上去像是被封闭了的一艘船只。船上有一对夫妻,男的穿着像土耳其人一般的高档白色亚麻布衣服,手指上带着很大很贵重的宝石戒指。他的举止是如此和蔼可亲,他的表情是如此谦虚、他的言谈是如此优雅——他让我们觉得他应该是个这里的一个贵族。尽管他不想他的妻子被陌生人看见,还是邀请我们的老板去他的船上见她。他甚至打开了她的柜子让老板参观她的珠宝。他说她很谦虚,不说一句话。我不知道他们从那对夫妻那里拿走了什么,但是那位绅士表现出一种王子的派头。”

此后,德豪特曼被带到马尔代夫国王的面前。

十六世纪的马尔代夫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已经成了葡萄牙人在印度洋上的一个重要贸易地点,而在宗教信仰上仍是伊斯兰教。荷兰人发现他们可以用简单的葡萄牙语和当地的官员交流。

图片

驶向亚齐

在马尔代夫停留一个月后,苏丹给荷兰人介绍了一名华人商人做领航员,带领他们继续驶往苏门答腊群岛的万达亚齐(Banda Atjeh,简称亚齐)。

中世纪的亚齐是个以名为Kota Radja的地方为首都的一个多民族的苏丹国,也被称为“麦加之门”,是朝圣者乘船前往圣城麦加的中转站。亚齐的优越地势使之成为繁荣的贸易集散地,吸引了印度人、阿拉伯人、土耳其人、华人和波斯人,还有葡萄牙人居住于此。这里交错着复杂的、来自不同地区的人群,注定有着交错复杂利益关系带来的无数的不平凡。

荷兰人第一次来到亚齐就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一直到19世纪,荷兰人才能在这一地区立住脚跟。

1599年6月21日,荷兰船队在华人商人的导航下来到了亚齐,并受到了亚齐苏丹的隆重接待。对葡萄牙人心有芥蒂的亚齐苏丹已年过九十,他王位的官方继承人是他的儿子。而这位王子却和葡萄牙人走得很近。

老苏丹心中理想的王位继承人是他远在柔佛(Johor)的孙子——他被在柔佛的葡萄牙人当作人质留在那里。

当时统治柔佛的苏丹王朝是1511年马六甲王朝败给葡萄牙人后,王室后裔逃亡至柔佛河后建立的苏丹王朝。尽管柔佛苏丹王朝不断尝试夺回马六甲,但仍未挣脱葡萄牙人的控制。葡萄牙人死死地控制着马六甲这一重要的“亚洲前哨”。

葡萄牙人通过扣押盛产胡椒的、在地理位置上非常重要的亚齐苏丹王国的王室成员来胁迫亚齐与之合作。年迈的亚齐老苏丹一心想要远在柔佛的孙子回来接任王位,见到荷兰人全副武装地来到亚齐,觉得是个可以把握的机会。于是,他答应荷兰人德豪特曼可以低价得到他全数想要的胡椒,条件是荷兰人必须帮他带着亚齐的士兵一起攻打柔佛。

为了表示诚意,老苏丹还特意为荷兰人在港口设下一处住所,以方便荷兰人休息和与之联络。孔奈里斯•德豪特曼一心想获得亚齐的胡椒贸易权,便一口答应为老苏丹出兵。但亚齐老苏丹的儿子,那个法定的王位继承人会怎么想?得知这一计划的葡萄牙人又怎么想?

英国舵手David在他的航海日记中留下这样一段记载:“1599年的9月1日,出兵前往柔佛的前一天,许多全副武装的亚齐士兵划着许多独木舟登上了荷兰人的船队。作为礼物,他们奉上了丰盛的宴席。很久没有享用美食的荷兰水手和士兵高兴极了,便开怀畅饮起来。尽管我们的老板不相信有这样的好事,也不同意这么做,但是不管用。在这个国家有一种植物种子被少量食用,它可以让人变得傻傻的、产生幻觉,当食用超过一定量后会变成致死毒药。他们带来的食物中都掺了这种东西。很快我们都变得愣愣地、傻傻地笑着。突然从其中一艘独木舟发出信号,顿时那些士兵开始和我们厮杀起来了,我们的老板也被谋杀了……”

图片

原来,亚齐人为了这次袭击,已经在食物和饮料中加了具有镇痛致幻和放松肌肉的曼陀罗种子,使得人高马大的荷兰人失去了战斗力。这次亚齐人的袭击导致二十七名荷兰人被刺身亡,总指挥孔奈里斯•德豪特曼身受重伤。

荷兰船队立即起锚逃离亚齐港,然而,此时在岸上荷兰人的休息处还有二十多个荷兰人,包括费雷德里克•德豪特曼。

第二天,当亚齐人以为荷兰船队已经逃走了的时候,荷兰船队又出现在港口,要求亚齐苏丹释放在岸上的荷兰人。当这一要求被拒绝后,荷兰船队便炮轰了港口……

孔奈里斯•德豪特曼最终还是没能救回他的弟弟和岸上的同伴,自己也因重伤死在回荷兰的路上。那些还在亚齐岸上的荷兰同伴中试图反抗的则被杀,弗雷德里克•德豪特曼和一些同伴则被拘禁。

在以后长达26个月的监禁生涯中,弗雷德里克•豪特曼承诺平静地接受了命运带给他的变数,并充分利用了这一变数。(文/胡绮)

分享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