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普宁市葵坑村发生一宗惨案,年仅4岁的小男孩成成疑遭到其邻居,一名年仅16岁的未成年少女、邻居郑某婷残忍杀害,且动机未明,少女的精神鉴定也没问题。

案件将在8月初开庭审理,近日,成成的家属就案发经过娓娓道来。同时,由于疑犯案发当日刚好是其16岁生日,而法律上的周岁认定,是从周岁生日的第二天起算,因此本案的量刑亦引起关注,有专家还建议应建教育、矫治、惩罚未成年人的专门体系。

村民吴秀和丈夫育有3个孩子,成成是最小的一个。4月22日,一家的宁静被打破。当日下午,正在工作的吴秀接到家婆电话,对方称在她准备带成成去接另外2个孙子放学时,却发现孩子不见了。

于是,他们便开始在村子周围寻找。

晚上7时多,夜幕已降,临近麻将馆背后的小陡坡突然喧哗起来,坡边一个废弃、被杂草包围且平时很少人会经过的铁皮屋前,突然有许多人持电筒围观。原来,成成被人从屋里的沙土堆里刨了出来,当时土堆上面还用木板凳压着。

据吴秀称,成成已没了呼吸,身上也伤痕累累,除有很多瘀青与划痕,左脸肿了,后脑勺也有伤,脖子上更是有一道长长的割痕,割痕中间还有一个不规则的圆形孔洞,触目惊心。

赶到现场的警员随即封锁铁皮屋,并带几十位村民到派出所做笔录,可是当中只有一个人一直被留在派出所,她便是前述邻居郑某婷。由于衣服有血迹,她被警方列为嫌疑人,翌日下午更开口承认。

之后,普宁市公安局出具立案告知书,认为成成被故意杀害。

吴秀丈夫介绍,郑某婷家就在涉事铁皮屋斜对面,附近没有闭路电视。案发后,郑某婷的家人没有道歉。不过在外工作的郑某婷父亲郑某旭表示,自己是不敢去找他们,因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

他又介绍道,两家人关系其实一直都挺好,相距仅有100米左右,在成成一两岁时,对方还会让女儿帮忙带孩子,不过该说法后来被吴秀否定。

郑又透露,早在女儿两三岁时,他们就发现她头脑有问题,自己一直有教育她,“但我一个人既要在外工作,又要带5个孩子,很难”。

目前,郑某婷已被警方带走拘留,案件进入司法程序。

对于疑犯作案动机,村民们纷纷揣测起来,有人认为疑犯是疯子。不过吴秀表示,自己曾在办案民警处见到郑某婷的精神鉴定报告,其并没有精神问题。

另有村民透露,命案发生前,郑某婷的弟弟曾偷了吴秀家的钱,她可能是出于想维护弟弟才故意报复。对此,吴秀称郑某婷的弟弟确实向她承认过偷钱,还说要还给她,不过事件后来不了了之。

除了作案动机扑朔迷离外,本案的量刑问题亦引起关注。律师表示,郑某婷因尚未成年,故不会被判处死刑,而且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加上由于她犯案时正好是16周岁生日当天,而法律上的周岁认定,是从周岁生日的第二天起算,因此想让对方判处无期徒刑也非常困难。

近年,未成年人杀害未成年人案件屡见不鲜并引起舆论热议。上海市法学会未成年人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郗培植认为,对于实施严重暴力犯罪行为的未成年人,问题的根源在于“提前干预、以教代刑”司法理念的落实,如该案中的16岁少女,往前追溯其成长过程,她可能会存在一些不良行为,或者治安违法行为,只不过当前的法律体系难以对此进行有效预判和干预。

全国政协委员汪鸿雁则表示,除了对不良行为进行干预,最主要的是重建未成年人的支撑系统,应该延伸修改刑法,设立未成年人专章,建立教育、矫治、惩罚未成年人的专门体系,而不是像现在的刑法参照成年人的处罚体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