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的变化不会逃过荷兰大自然爱好者的注意,在公园和绿化带中也很明显:树木褪色,落叶,已经可以在地面上找到山毛榉和橡树的果实,虽然现在才是八月。

荷兰瓦赫宁根大学的树木研究员科皮尼(Paul Copini)今天在 NPO 电台节目上说:“这非常早,而且那些橡实通常特别小。通常橡实在下个月底成熟,有时甚至在十月初,然后,橡实也会变成褐色。现在,你虽然有时会看到大的橡实,但它们是绿色的,有毒;没有成熟的橡实,对某些野兽来说也确实有毒。”

近年来,更多地可以看到大自然很早就开始呈现秋天的气息。根据科皮尼的说法,这与气候变化有关,“也许这将成为新常态” 。

目前,尚不清楚这将对荷兰森林造成什么后果。

荷兰瓦赫宁根大学正在研究树木如何在该校实验室 DendroLab 中生长。

校园里有一棵白杨树,上面布满了传感器。科皮尼说:“通常树有某种‘心跳’。白天蒸发收缩,晚上吸水再长一点,这就是树的‘心跳’。最近你看心跳的幅度越来越小,收缩和膨胀都减少了,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科皮尼的同事勒林克( Bas Lerink) 在同一节目中表示:“2018 年一些树木甚至完全停止了生长,比今年更糟。目前,树木生长的季节仍在继续中,但我们可以看到树木的生长已经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会产生什么影响还有待观察。”

7 月,一份荷兰森林健康状况清单显示,植物的生长变得更加多样化。那里生长着更多不同类型的树木和植物。

科皮尼说,但也有令人担忧的问题,如欧洲白蜡树(es)就感染了一种从东亚来到荷兰的真菌。

图片

另一方面,如果将其与上世纪干燥温暖的年份相比,古老的荷兰森林表现良好。即使在 2018年和 2020 年之后,荷兰树林中的山毛榉树(beuken)的恢复速度也很快,“这树种很有韧性。”

然而,荷兰森林的构成将会改变。科皮尼认为,欧洲云杉(fijnspar)将会消失,落叶松(lariks)也会遇到困难,其他树种实际上会生长得更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