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罗妮卡(Veronica)42年前在霍文(Hoeven)露营时给她姐姐路德维娜(Ludwina)寄了一张明信片,但上星期才再次出现。路德维娜今年已经64岁了。

在荷兰北布拉邦特省霍文(Hoeven)的度假公园 Molecaten Park Bosbad 的员工日前看到退回来的邮件十分惊讶。一张1980年从该营地寄出的明信片,因为接收的地址没找到,多年后退回来了。因此,明信片从未寄给阿姆斯特丹附近新芬纳普(Nieuw-Vennep)的路德维娜(Ludwina Verhoeve)手上。“这当然很奇怪,”维罗妮卡在寄出明信片42年后回应道。

这张“迟到”的明信片是1980年夏天从霍文的度假村寄出的,上面只写着简单的“问候(Greetings)”,署名是维罗妮卡(Veronica)、扬(Jan)和马提斯(Matthijs)。明信片原先是要寄给住在荷兰阿姆斯特丹附近的新芬纳普的姓范赫文的夫妇路德维娜(Ludwina Verhoeven)和彼得(Piet Verhoeven)的。

上星期,霍文的度假公园在 Facebook 上发布了这张明信片的照片,社交媒体立即发挥了作用。

同一天晚上,该消息在新芬纳普的一个社交媒体页面上被注意到了。

第二天早上,名叫阿历克斯(Alex Verhoeve)的男子知道了这个消息,“太好了,这张明信片是给我父母的”,他在信息下回应道。

不幸的是,彼得不久前已经去世了,明信片上署名的扬是她们的弟弟,也不在了。

寄卡的维罗妮卡和收件人路德维娜是姐妹。上周四,她们立即相互联系。

路德维娜激动地说:“我的维罗妮卡确实在 1980 年去过那个露营地。她还记得很清楚,立马翻了翻相册。当时我的侄子马提斯真的很小,时间都去哪儿了?我们都想。”

红色明信片上的五张照片清楚地展示了霍文露营地四十多年前的样子:一个开满五颜六色鲜花的花园,路边的小房子,一辆穿过入口的老款汽车,一根带有路线指示的高杆,以及在度假村中漫步的人。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路德维娜 42 年来没有搬过家,她只是住在邮递员一直没有找到的地址。“我在 21 岁时和彼得结婚,那时我们刚刚有了这所房子。我今年已经 64 岁了。”

图片

门牌号码

明信片永远无法到达的一个原因可能是路德维娜的门牌号码。她住在Haarlemmermeer 市一条长长的街道的 1013 号。她说:“圣诞贺卡也经常出错,只有这里的邮递员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这样一张明信片被遗忘了 42 年,仍然很奇怪。”

路德维娜表示:“上面的地址是正确的,事实上我一直住在那里。”

对此荷兰邮局一时无法清楚地解释:“过去邮件是手动分类的,不时会有信件遗失的情况,或者这张明信片可能在1980年就被送回错误的分类地址,并一直待到现在。”

姐妹情深,两人经常在假期互发慰问卡片。“那时的假期真的很特别,即使外出度假一天,有时也会寄一张明信片。”

因为她的儿子亚历克斯已将正确的地址传给了霍文的度假公园Molecaten Park Bosbad,所以,她很快就会在信箱中收到这张珍贵的明信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