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的气候活动分子越玩越大,今天,爬进史基浦机场阻挠私人飞机的起飞。

气候活动分子已经翻越了史基浦机场东面的围栏,那里是私人飞机起降的区域。活动人士随后坐在私人飞机下,不让起飞。

荷兰警察和宪兵大量赶到现场 。

有活动分子使用梯子翻过围栏,也有人硬闯。据绿色和平组织的发言人称,超过 500 名活动人士正试图阻止私人飞机,而一些人骑着自行车四处游走。

荷兰宪兵报告说,有人已经被捕。

从今天早上开始,来自绿色和平组织和Extinction Rebellion的活动分子在史基浦举行抗议集会,而在史基浦广场的示威活动已在哈勒默梅尔(Haarlemmermeer)市政府报备并获得批准。

图片

地方媒体NH Nieuws 报道,抗议者开始抗议活动,来到即将建造史基浦新航站楼的建筑工地。环保组织和史基浦附近的居民团体希望史基浦的航班数量至少减少一半。

然而,绿色和平组织此前宣布,已准备好“破坏性行动”。

图片

据绿色和平组织称,私人飞机是激进分子的目标,因为这些航班的污染最严重。

史基浦机场新任董事桑达格(Ruud Sondag)昨天曾经呼吁绿色和平等组织保持行动遵守规定和协议。但是,环保组织对这样的呼吁不以为然。

玩大了,医疗航班无法降落

周六将降落在史基浦机场的一名重病患者的医疗航班无法降落,欧洲公务航空协会 EBAA 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这种轻率的行动已将人类生命置于危险之中,他对《电讯报》(De Telegraaf)记者说。

EBAA 的通讯主管科克( Roman Kok )通过 WhatsApp 与飞机上两名工作人员中的一名进行了交谈,这架载有病人的商务飞机不得不转移他处降落。换句话说,因为无法着陆而转弯。“现在还不知道后果是什么,仍在飞行。”科克解释说。

图片

不是简单地安排医疗飞行的着陆地点就可以了,因为地面还必须为可能有生命危险的人的运输做好准备。

科克无法相信活动人士决定采取如此轻率的行动。“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过分的行为会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们每天在欧洲执行大约 50 次医疗飞行,这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很可能更多的史基浦机场的医疗航班受到了影响。”

现场一家车库公司的范德森( Ton van Deursen)说,这些激进分子坐在了几架私人飞机前,“他们骑着自行车,在飞机中穿行,寻求关注。是的,他们又得到了关注。”

图片

而激进组织 Extinction Rebellion 也报告承认了这一点。

该抗议活动的一位发言人说:“我们的目标是不让任何私人航班周六从史基浦起飞,”活动组织的人士说,他们担心气候危机。

本周早些时候,官方和行动组织已经就气候行动达成协议,但这些协议几乎立即被违反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