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天开始,装饰性的烟花爆竹可以在荷兰全国范围内销售,顿时引得这些特殊的店铺里人头攒动。即使在禁止燃放爆竹烟花的地方,商店也很繁忙。

先前两年,由于新冠疫情危机,荷兰全国爆竹烟花禁令生效。自 2020 年以来,爆竹烟花已被禁止,但今年大多数城市再次允许点燃装饰性烟花爆竹。

一年中的最后三天,爱好者可以去全国各地的爆竹烟花店寻找他们的心头之好。

位于荷兰城市瓦丁斯芬( Waddinxveen)的专卖店Fireworks Maximum 的德布劳恩(Dennis de Bruin)发现第一天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已经不可能在网上跟随了,订单大量涌入,我们每分钟都会看到一个订单。” 他认为,经过两年的疫情,人们期待再次燃放烟花,因为“这是很多荷兰人真正喜欢的传统。”

在斯希丹(Schiedam),尽管普遍禁止燃放爆竹烟花,但商家还是大量采购。在专卖店 Knal010,整晚都在根据订单打包发货,自今天早上 8时 开门以来工作一直很忙。负责销售的尼尔森(Ricardo Nielsen)看到“大而美”的烟花很受欢迎。

图片

在阿珀尔多伦(Apeldoorn),销售者也看到燃放的禁令没有什么影响。专门店Ed Raket Vuurwerk 的德弗里斯( Nathalie de Vries)说:“预售已经非常繁忙。现在商店开门了,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忙。我认为禁令反而让他们变得有点叛逆。”她谈到她的顾客时说。

荷兰煎堆贵了,但是仍然最受欢迎

通货膨胀和能源危机使荷兰煎堆( oliebollen)变得更加昂贵,但制止人们享用这种美食是不可能的。荷兰糕点面包师协会(NBOV)主席基斯特曼(Arend Kisteman)对新闻通讯社ANP表示,荷兰人今年购买的煎堆的数量与去年相同。

他在兹沃勒有一家面包店。他说:“我们已经通过网上的商店销售了很多。在商店中,我们也没有看到销售有所减少,尽管外面一直下雨和寒冷。”

基斯特曼预计在今年年初之前他的商店将售出约 80,000 个煎堆,“人们习惯了面包店或专卖摊位的质量,不会突然去超市花40 欧分买你的煎堆。”

图片

荷兰煎堆今年的价格至少比去年贵 10 欧分。在他的面包店里,一个煎堆要 1.15 欧元;在四大城市,价格还略高。

不仅能源价格上涨,原材料也变得更加昂贵。鹿特丹西部一位受欢迎的面包师费希尔(Richard Visser)看到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去年我花了 1.59 欧元买了一升油,现在要 3.69 欧元。你必须想象,一个锅里有大约 40 到 50 升油,这太贵了。此外,面粉和糖粉等配料也变得更加昂贵了。”

基斯特曼看到,新冠疫情以来,首次有订购40或50个煎堆的大订单出现。由于疫情的封锁,去年没有这样的订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