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疫情静止了两年之后,今年荷兰的除夕新年的跨年活动估计又再现高潮。因为一切的限制措施都没有了,而例如岁末篝火以及新年下水等的活动也都能够恢复。

急救人员正在为新年前夜做着准备。

在经历了全国禁止燃放爆竹烟花两年后,今年荷兰新年多个地区又可以燃放装饰性的爆竹烟花了。紧急服务已做好准备,警方正在关注烟花爆竹事件,而烧伤中心也已准备就绪。

鹿特丹烧伤中心的扬森(Keli Jansen)说:“我们正在部署额外的人员。年关总是很忙的,在过去的两年里,轻伤有所增加。我们这里接待了很多人,也接到了很多的电话。”

而且他说,这种忙碌并不因为节日过去了而立即结束,“在接下来的整个月,我们都得照顾伤者的伤口,我们已经计划部署整个月的额外人员。”

今年,荷兰有 12 个城市禁止燃放烟花。 例如阿姆斯特丹、鹿特丹、阿珀尔多伦、奈梅亨和乌特勒支Heuvelrug 等地,认为目前的中央政府有关燃放爆竹烟花规则还不够严厉,所以,这些地方只允许燃放极其轻型的爆竹烟花,如俗称的sterretjes和knalerwten等。

问题是爆竹烟花禁令是否会降低烧伤的风险。 据扬森说,最近出现了更多因燃放小型爆竹烟花而被烧伤的个案。 “我们注意到,对于我们来说,无须过多注意大型的爆竹烟花造成的事故,因为那是当局不允许的,我们更经常看到小型烟花造成的事故。”

扬森说,人们往往认为小型烟花,如地面烟花和鞭炮危险性较小。 “但是,如果你脚踩着鞭炮点燃,也会导致难看的烧伤。想想直径 5 厘米的深度烧伤。”

荷兰预防伤害知识中心 VeiligNL 的调查表明,在辞旧迎新的这一天,最轻型的爆竹烟花对幼儿造成的伤害最多。

该中心经理巴克( Martijntje Bakker)本周在 NOS 电台新闻中表示,很多人不知道,12 岁以下的儿童根本不允许燃放爆竹烟花。 因此,政府与 SafetyNL 一起,发起了“儿童烟花不存在”( Kindervuurwerk bestaat niet)的宣传活动,让人们更加意识到危险。

根据巴克的说法,年幼的孩子会从父母的手里拿过小烟花,让烟花在自己的手中绽放。 “你可以想象,如果那是 1100 度,会造成非常严重的灼伤。”

实施爆竹烟花禁令的城市的伤害是否会减少,还有待观察。他说:“我们总是从所有急诊室和大多数家庭医生那里收到数据。所以,我们肯定会看看有烟花禁令的城市和没有烟花禁令的城市之间是否存在差异。”

荷兰将爆竹烟花分为三类,第一类为F3,民间绝对禁止燃放;第二类F2只允许跨年夜在特定的时段燃放;第三类F1允许全年燃放,例如在生日蛋糕上点燃的小型烟花。 警方早些时候表示,他们担心跨年夜的到来。 警方新年前夜协调员 德美(Peije de Meij)早些时候告诉NOS:“不仅有爆竹烟花的问题,还有针对援助人员的暴力行为。 我们穿着制服,戴上听力保护装置,来保护民众,但有时这仍然很困难,反而会遭到袭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