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国家监察员范祖特芬( Reinier van Zutphen)和儿童监察员卡尔费布尔( Margrite Kalverboer)在今天发表的一份新报告中猛烈批评了荷兰政府,两人说,驱逐弱势家庭不符合法律的规定。

被迫不得不离开家园的人和儿童的权利没有得到荷兰政府的充分保护,有时甚至遭到侵犯。例如,那些因拖欠房租而流落街头的人往往找不到新家,也得不到帮助。

两位监察员进行了调查,因为他们都收到了很多关于被驱逐的投诉。不过,他们在报告中也强调,荷兰允许驱逐违例者出住屋。

如果有人拖欠房租、造成滋扰,或者例如在家中发现毒品,市长可能会根据一项特殊法律决定,将人们驱逐出他们的家园。也就是说,住在这样的房子里的人,必须马上离开。

但范祖特芬和卡尔费布尔认为,政府有不足之处,“我们看到人们在被赶出家园后有可能变得无家可归,而政府认为他们有责任必须为自己寻找新的栖身之所。”

生活变成了 “争取活下去”

监察员说,“如果的确有来自市政当局的帮助,但是,这些家庭往往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陷入各种临时住房的解决方案中。然后,他们的生活变成了在‘争取活下去’ 意识下的生存,他们无法为自己的未来努力。这些人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实际上无家可归,而政府对此认识不足,因此没有履行其照顾义务。”

被驱逐者的经历:从肮脏的公寓到活动房屋

亲身经历过这一切的人是离婚后独自一人的朵拉(Dora)。由于拖欠房租,她不得不和她14 岁的女儿一起离开家,之后,她住进了一间被宣布无法居住的肮脏公寓。

朵拉说:“后来,我们在朋友营地的移动房屋中找到了临时住所,虽然很小,但总比没有好。”

尽管她到处求助,却无处可去,“有关方面互相推搡”。最终,她搬去和父母住在一起,离原来居住的地方有百多公里,而且没有解决问题的前景。女儿对生活的评分为 5.5分,不敢交朋友。她不知道自己还要在爷爷奶奶身边待多久,还说市政当局从未帮助过她们。

儿童监察员卡尔费布尔发现,少年儿童在驱逐过程中似乎是隐形的。“(驱逐者)从不与孩子们交谈,孩子们得不到任何支持,也没有为未来做好准备。驱逐的影响尤其对少年儿童的影响很大,他们应该得到额外的保护。”

图片

丽莎(Lisa)从11岁开始就不住在家里,而是在各种青少年托管机构度过的,她在监察员的报告中说,有关方面从来没有听取她的意见。

后来,她有了孩子,她不得不离开她和两个儿子住的房子,因为那只是“年轻人的家”。她说:“找到一个新家很困难。我努力确保我的孩子不会因此而受苦,但压力和持续的不确定性,对我产生了影响。”

两位监察员希望政府履行职责,帮助这些家庭,这可以通过更好地将他们的权利嵌入荷兰的政策和法规来实现。有关家庭还应该能够更好地获取信息,以便他们了解他们被驱逐所涉及的理由、内容和求助的途径。

范祖特芬说:“被驱逐永远是一种糟糕的经历,政府必须要确保这些家庭的未来,在这方面政府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