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27日庆祝他的100岁大寿。他不仅活得比大多数同侪、批评者甚至学生还久,过去10年来更持续以90多岁高龄活跃地与世界互动,就连新冠疫情也未能让他放慢脚步。基辛格的儿子戴维·基辛格(David Kissinger)25日在《华盛顿邮报》撰文分享了父亲的长寿之道。

戴维表示,基辛格2020年来已完成两部书,并开始第三部创作。日前结束在葡萄牙的比尔德贝赫会议(Bilderberg Conference)后,继续马不停蹄到纽约、伦敦及家乡德国富尔特(Fürth)出席自己的百岁生日活动。

戴维坦言,父亲如此长寿,着实令人惊叹。他毕生爱吃重口味的德国香肠和维也纳炸肉排,职业生涯总在高压下做决策,运动一向也只是旁观而非参与。

但戴维表示,父亲强烈的好奇心,让他与世界活跃交互,他的思想敏锐引领他辨识和应对当今挑战。五十年代,他思考的问题是核武兴起及其对人类的威胁;约五年前,95岁高龄的他开始为人工智能(AI)的哲学和实践着迷。

戴维认为,父亲长寿另一秘诀是他的使命感。尽管被人讽刺他为冷酷的现实主义者,但他其实是充满热情的人,深信爱国主义、忠诚和两党合作;当今公共议论的污秽和外交艺术的崩溃,令他痛苦。

戴维记得,父亲与政治立场不同者仍能保持温暖友谊。当年冷战紧张局势持续存在,前苏联驻美大使勃雷宁(Anatoly Dobrynin)仍是家中常客;两人边下棋边讨论可能影响整个地球的问题。父亲对苏联政权的镇压本性不抱幻想,但在核超级大国看来处于冲突之际,定期对话有助缓和紧张局势。

戴维指出,父亲是逃离纳粹德国的难民,在大屠杀中失去13位家人和无数朋友。后来他以美军身分回到德国,参与解放阿勒姆集中营(Ahlem concentration camp),亲眼目睹在不受国际和平正义约束的情况下,人类可能陷入的深渊。

戴维说,父亲从不把外交当成游戏,他以源自个人经历的承诺和坚持来实践外交理念。他为父亲以一贯原则和对历史现实的认识来巩固治国方略,感到自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