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国家安全与反恐协调员NCTV(Nationaal Coördinator Terrorismebestrijding en Veiligheid)阿尔伯斯伯格 (Pieter-Jaap Aalbersberg) 表示,过去六个月,荷兰的恐怖主义威胁有所增加。据NCTV 今天向第二议院提交的报告,圣战组织越来越多地明确提到荷兰就是恐怖袭击的目标。

来自右翼极端分子的袭击也仍然是“可以想象的”。

NCTV还提到了反对政府的阴谋论者的威胁,这主要涉及个人或小团体。

尽管威胁有所增加,但根据 NCTV 的说法,威胁级别不会提高,仍然是 3级,最高级别是5级。就像去年 11 月的最后一次测量一样,意味着可以想象在荷兰会发生恐怖袭击,但没有具体的袭击迹象。

阿尔伯斯伯格告诉荷兰媒体NOS:“威胁级别 4级意味着攻击的可能性是真实的。我们还没有为此做好准备,但威胁有所增加。”

据 NCTV 报道,圣战分子将荷兰列为目标,以报复一系列破坏《古兰经》的行为。极右组织Pegida领导人瓦根斯菲尔德( Wagensveld)多次摧毁《古兰经》,包括今年早些时候在海牙举行抗议活动时候的撕毁行动。土耳其为此召见了荷兰驻安卡拉大使。

威胁也来自伊斯兰国 (IS),该组织据说最近要在欧洲策划更多的袭击。

此外,在国外对“荷兰利益机构”的攻击比在荷兰本身的攻击更有可能。据称有人计划袭击荷兰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

NCTV指出,在荷兰的各个城市,都有“或大或小的网络”拥护圣战思想,但这个群体并没有增长,涉及大约 500 名男性和女性。

此外,越来越多的人在宣传右翼极端主义思想。NCTV 指向的是除夕期间鹿特丹伊拉斯谟大桥上的投影,用“白命贵”回应“黑命贵”。

“右翼极端分子通过回应民众对传统、文化和身份丧失的担忧,他们试图让更大的群体关注人口转化的理论。” 这是一个阴谋论,指出欧洲白人人口正在被主要是穆斯林的非欧洲人故意取代。

据NCTV报道,有这种想法的人越来越被认为是正常的,尽管有这种想法的人数在过去一年里似乎没有增加,可能只有几百名讲荷兰语的支持者。

阿尔伯斯伯格还提到了 2 月份阿姆斯特丹安妮弗兰克之家的反犹太口号,“这种想法实际上悄悄地贯穿在我们的社会中。二十年前,我们会有不同的反应。”

上次的情况更新,NCTV已经警告右翼极端分子利用阴谋论破坏对民主的信心。根据阿尔伯斯伯格的说法,“没有发生任何重大变化”。

今天将提交给第二议院的报告指出,现在存在“有限的暴力威胁”。但从长远来看,人们仍然担心“反制度的极端主义”会破坏民主法治的秩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