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8月1日起,中国将限制生产芯片的两种重要原材料锗和镓的出口。

此前,荷兰内阁决定限制向中国出口芯片机。上周明确表示,内阁将从 9 月份开始限制向中国出口先进芯片机器,主要影响荷兰芯片机制造商阿斯麦ASML。这一决定立刻遭到中国的抗议。

不到一周后,北京宣布也将实行出口限制,意味着中国企业想要向海外销售锗和镓,必须首先获得许可,可能并不获得许可。 中国政府表示,为了国家安全,这一限制是必要的。

中国控制着全球约三分之二的锗产量。 在镓方面,中国人几乎拥有整个市场。 后一种原料在荷兰也被广泛使用。 继日本和德国之后,荷兰是世界上最大的进口国。

芯片生产发挥着重要作用。 当今许多产品都使用芯片,例如汽车、洗衣机、笔记本电脑和电话。新冠疫情期间,芯片严重短缺。 许多汽车制造商因此不得不暂时关闭工厂。 其他产品也受到影响。

这些微处理器不仅用于家庭内外的产品,还用于导弹和无人机等国防设备。 这也是美国敦促内阁限制ASML芯片机的重要原因。

西方评论为此作出回应。

据路透社报道,荷兰外交部声明称,欧盟有责任对中国新的出口限制做出回应。欧盟委员会对中国的决定提出批评,认为这与该国的安全没有任何关系。

荷兰海牙战略研究中心 (HCSS) 的高科技问题专家维尔哈根 (Paul Verhagen) 称新规则“令人讨厌,但并不是从供应链中删除的最烦人的事情,人们还可以从其他地方获得,当然,价钱可能更昂贵,但问题不是这种关键原材料中最关键的。”

欧洲关键原材料委员会数据显示,中国的镓产量约占全球80%,锗产量则约60%,主要出口至美国、欧盟、日本和韩国等。因此,相关国家都对中国方面的限制表示不同程度的担忧。

但《华尔街日报》报道引述业界专家说法,中国此举不太可能立即打击供应链的产量,因为过于严格的出口限制,也会伤害北京自身的产业发展。

因为,这只是目前的产量而言,而这两种物质,存在于世界上很多地区,在短期内供应会受到冲击,但是如果开辟了新的来源,影响也不大。

欧洲关键原材料委员会(CRMA)统计的数据显示,中国生产的锗约占全球的60%,其余的部分来自加拿大、芬兰、俄罗斯和美国。

根据该委员会的数据,目前全球80%的镓在中国生产。全球只有几家企业有能力按照所需要的纯度提炼生产镓,其中一家在欧洲,其余的均在日本和中国。

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在一份报告中说:“这是警告,而非致命一击。”

报告同时称:“这些最新措施的影响范围较为有限,虽然新规要求中国出口商必须申请许可证,但未自动禁止向特定国家或终端用户出口。”

欧亚集团称,美国和欧洲并不需要大量进口这些原料。其他国家也能生产这些金属,如比利时、加拿大、德国等可生产锗,日本、韩国等可生产镓,这些金属也有潜在替代品。

欧亚集团表示:“这是一次警告,目的在于提醒美国、日本和荷兰等国家,中国有报复性选项,进而阻止这些国家对中国取得高端晶片和工具施加进一步限制。”

但是,中国宣布限制半导体重要原材料镓、锗的出口后,中国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说,此举只是中国反制的开始。

魏建国7月5日接受《中国日报》专访时说,中国对镓、锗相关物项实施出口管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重拳出击,“不仅能打得某些国家慌,还会打得某些国家疼”。

他称,“这只是中国反制的开始,中国的制裁手段和种类还有很多”。如果对中国的技术限制继续升级,中国的反制措施也会进一步升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