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方首次悬红通缉被指违反《香港国安法》潜逃海外的港人,共悬赏800万港元捉拿八人。

他们当中,作为企业家的袁弓夷在悬红通缉行动中最受关注,原因是他原来是个爱国商人,且有一个与其割席的建制派儿媳容海恩。

香港立法会议员容海恩发出最新的声明,支持警方国家安全处向法庭申请拘捕令,悬红通缉八名涉违《香港国安法》人士,当中包括她去年已宣布脱离“爷媳关系”的家翁袁弓夷。她在声明中重申,已与袁弓夷脱离关系,他的一切行为与她无关,又强调维护国家安全是应有之义。

她稍后在立法会回应事件时也重申支持当局执法,期望能尽快把相关人士缉拿归案。至于她自去年宣布脱离“爷媳关系”后,有否与袁弓夷接触、是否知道他身在何处等?她一律以:“不知道”回应,又指大家可联络其丈夫袁弥昌。香港网媒《香港01》也有向袁弥昌查询,他透过短讯回覆指特区政府去年已宣布通缉其父,故不回应国安处3日的最新宣布。

容海恩在声明中指,知悉外界关注其中一名被通缉人士袁弓夷与她的关系。她重申,已于2022年8月登报宣布与袁弓夷脱离关系,因此他的行为与她无关。并再次强调,任何人士均不得危害国家安全,而袁弓夷在海外筹组所谓“香港议会”,推动以“公投”推翻中央和特区政府,又要求制裁香港法官,有关行为已涉颠覆国家政权罪、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

容海恩在题为“支持维护国家安全 应依法通缉将疑犯缉拿归案”声明中,又指被通缉的八人遭国安处指涉干犯危害国家安全罪,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等罪名,而遭警方国安处悬红每人100万元通缉。她认为维护国家安全是应有之义,因此支持国安处的决定,必须全面遏止任何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透过《香港国安法》尽快将疑缉拿归案。

袁氏这一家

今年74岁的袁弓夷被港媒形容为“年纪最大的揽炒派”,但他的出身、背景颇为传奇,前半生其实是以“爱国商人”的形象见称。

袁弓夷1949年生于上海,8岁那年随家人移居香港,其父袁勃经营相机器材生意,有“香港照相业大王”之称。袁弓夷继承父业后,创办电子表厂,旗下Tele-Art Inc是首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全港资电子企业。

袁弓夷曾经出任中国开国元帅叶剑英后人的家族企业国叶集团总裁。他在接受媒体访问时透露,自己早年北上设厂,是受到时任全国人大委员长叶剑英的号召。

他说:“叶帅说中国搞好经济,要靠香港人帮手……便找了我、李鹏飞和唐翔千,叫我们回去开厂建设国家。”袁弓夷因而成为首批在中国大陆设厂的港商之一。

他还曾跟央企旗下公司合资成立一家晶片制造公司,以助中国大陆发展火箭及导弹等科技,但后来被美国制裁约七年,几乎因此倾家荡产。

这样一个大半生为中国打拼的商人,到了2019年,香港反修例运动爆发,政治上突然大翻转,在其YouTube(油管)政论节目中表达激进立场,以致人气飙升,也奠定了“黄丝”形象。

在袁弓夷一炮而红以前,他的一对子女袁弥昌和袁弥明的名气比他大。

他有三个子女,大女儿袁弥望、二儿子袁弥昌,也就是容海恩的丈夫,和三女儿袁弥明、

袁家小女儿袁弥明凭借姣好的面容曾入选港姐五强。她从2010年开始投身政治,曾是民主派政党“人民力量”的主席。

而学者出身的袁弥昌曾任中间派智库组织“民主思路”总干事,也曾是前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竞选特首团队成员及建制派政党新民党政策顾问,是港人熟悉的政坛活跃分子。

香港电台2020年制作的铿锵集《袁氏这一家》中,袁家上下五口人在镜头前表明了自己的政治立场。袁弥明当时毫不讳言自己是“激进民主派”,袁弥昌则称自己是“中间派”,袁家大女儿袁弥望称自己是“浅黄偏中间黄”。

而袁弥昌的妻子、香港立法会议员容海恩则笑脸盈盈地坚称自己是“爱国爱港的建制派”。

当时已离港赴美的一家之主袁弓夷透过远程连线出镜,笑言自己是“黄丝,黄到金”。

袁弓夷把矛头对准大陆,指大陆会认为容海恩应该要撇清关系。他预言撇清关系是迟早的事,“也十分正常”。

袁弓夷一语成谶。两年后,当他在加拿大宣布成立筹备委员会,准备发起选举选出自己的议员和“香港议会”,而被香港保安局指涉违反《香港国安法》后,容海恩就登报宣布与他脱离翁媳关系。

袁弓夷说,容海恩要保住自己在建制派中的地位,才会被推选成为立法会议员,同时还要保住家庭,包括丈夫和两个孩子,这些切割都是出于她的生存需要。

在割席后,容海恩的政治道路有越走越宽的迹象。她不仅在香港立法会站稳脚跟,还频频亮相大陆或亲大陆媒体。

容海恩今年年初受邀参与湖南卫视《我想和你唱》节目录制,成为首位在大陆音乐节目中献唱的香港立法会议员。

她还在今年香港与大陆通关第一天就出现在上海市政协会场,并接受官媒《解放日报》旗下上观新闻专访。

在刚过去的香港回归26周年官方酒会上,一身红装的容海恩接受中评社采访时表达了协助特首更好施政的意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