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荷兰,人们怀着极大的兴趣等待着政治家奥姆茨格特(Pieter Omtzigt)对其政治前途的决定。 这位目前作为独立议员在第二议院存在的政治家宣布,他可能在本周,也许在周末,但无论如何,在他下周度假之前说明这个问题。 在许多民意调查中,如果他组织新的政党在 11 月份一起参加大选,会获得不俗的成绩。

现年49岁的奥姆茨格特大致有三个选择:他退出政坛停止活动;他加入一个政党;他成立自己的政党开展政坛的旅程。 后一种选择目前似乎是最明显的,但也存在一些障碍。即使一下子变得很强大也是有风险的。 历史的经验表明,通常最终不会有好的结果,就像福图恩党一样。

作为荷兰基民盟CDA的骨干,他是2019年开始揭发荷兰的“托儿津贴歧视”事件的得力干将,导致了内阁的垮台并于2021年3月进行大选,为此,他赢得了很多声誉,但是,同时引起政坛某些人物的警觉。

2021年6月,他退出了基民盟。由于基民盟党内对他本人的窃窃私语,和后来在一份组阁会议记录中出现了关于他“在其他地方任职“(functie elders)”文字的大惊小怪,奥姆茨格特感到精疲力竭。 他当年5月份暂时离开第二议院的基民盟党团,9月份作为独立议员回归。他曾表示,十六周后重返第二议院对他来说很困难。 他经常抱怨缺乏支持,以及作为“分裂者”的国会发言时间有限。

但据他周围的人说,他最近感觉好多了。

本月初,他称内阁垮台“是荷兰重新开始的绝佳机会”, 这似乎并不意味着他要退出政坛。 他可能成为这次大选的一支重要力量。两年前的大选,他就为基民盟获得了超过 342000 张优先选票,大约相当于 5 个议席。 根据民意调查,现在他可以指望获得更多。

现有的各个政党,都希望这位前基民盟的成员出现在他们的选举名单上。他们赞扬他的职业道德和关于档案的知识,以及他如何将监督和控制政府视为自己的任务。

但对于他要成立自己的政党来说,这些政党就会将他视为选举的竞争对手,他可以抢走他们很多席位。

农民党BBB和JA21党就曾公开向他示好,基民盟也有很多人欢迎他的回归。

乍一看,与范德普拉斯的农民党非常相似,两者都受到对政治失去信心的选民的欢迎。 但与范德普拉斯和她的支持者不同的是,奥姆茨格特对大规模畜牧业和动物福利持强烈的批评的态度。 他的发言人最近排除了他加入另一个政党的可能性。

如果奥姆茨格特在政坛上继续玩下去,他将会说自己的故事。 这主要体现在他写的书《新的社会契约》中,可以作为该党选举宣言的基础,但现在时间很紧迫。

奥姆茨格特必须最迟在 8 月 28 日之前为新的政党注册名称。 此外,与所有其他新政党一样,必须为每个选区收集30份支持声明,并支付超过11000欧元的押金。

鉴于其受欢迎程度,这些支持声明和押金都不会成为问题。有一个对其表示支持的基金 Groep Omtzigt,最近就收到了大量的捐款。

对他来说,最大的挑战将是制定一份可靠的候选人名单,并尽可能减少机会主义者。 其他各方也在努力寻找新的政治人才,因此可以选择的机会不多。 候选人名单必须于 10 月 9 日前提交给荷兰选举委员会。

奥姆茨格特会对向他申请进入候选名单者提出挑剔的意见,但如果名单变得非常短,他就有可能赢得比候选人更多的席位。根据荷兰《选举法》,这些席位随后会分配给其他政党。

以有限的候选名单参与,而不是在所有二十个选区参与,可能是另一种选择。 那么在荷兰各地就不可能投票给奥姆茨格特的政党了,这降低了这个新政党在第一次选举中获得的成功。

但是,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在荷兰,有可能不在自己的选区投票,而在其他地方投票。 这可能会导致他的粉丝大量申请选民通行证,于 11 月 22 日前往有他们最喜欢的候选人地区投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