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受欢迎的荷兰基民盟CDA政治家莫娜·凯泽 (Mona Keijzer) 宣布退出基民盟。该党董事会的发言人向《电讯报》证实了这一点。他不想透露凯泽离开的原因,只是表示:“我们祝她一切顺利。”

媒体RTL Nieuws周五报道了凯泽和她的政党之间的分歧。据RTL Nieuws报道,奈梅亨市长布鲁尔斯(Hubert Bruls)可能在即将举行的该党的选举中担任党的大选领袖,这可能是导致凯泽最终离开基民盟的原因。

基民盟主席惠贝尔斯 (Hans Huibers) 曾经驳回凯泽对布鲁尔斯批评的方式,可能与凯泽的观念背道而驰。

据说她说:“感觉不再像我的党派了,我已经做够了。

消息人士称,基民盟的部长德容格也大力游说让布鲁尔斯成为选举领袖,而党主席惠贝尔斯也属意布鲁尔斯。

布鲁尔斯本人周五晚上告诉《电讯报》,他表示他“并没有申请”党选举领袖的职位。当被问及他是否有空接受访问时候,他没有发表评论,只是说,“一切都是猜测”。

周五晚上无法联系到凯泽发表评论。她上个月曾经告诉《电讯报》,她本人并不想接替胡克斯特拉(Wopke Hoekstra)成为基民盟的选举领导人。

凯泽在一次独家谈话中表示,她发现她的政党的处境“令人悲伤”。凯泽说:“最近有不少人致电问我是否会重返政坛,我感谢他们给我的这个荣誉。”

她说,该党的出发点和原则是好的,但她并没有看到党内发生改变。

基民盟内部突然发生了变化。随着凯泽的离去,决裂已成定局。

基民盟消息人士指出,党主席惠贝尔斯的怪异行为是凯泽离职的原因。一位有影响力的基民盟党员说:“他的笨拙行为是一个重要原因。与他交谈是不可能的,他不是一个智者,因此不是一个好的主席。”

凯泽是基民盟的一大票仓。她在 2017 年选举中获得了 165385 张优先选票,当时她在 基民盟名单上排名第二,并于2017年10月至2021年9月担任荷兰经济部国务秘书。

她的离开,将是基民盟的一大损失。

此前,基民盟得力干将奥姆茨格特也因为党内矛盾另立门户。

凯泽的从政经历

在此之前,凯泽曾三次主动请缨担任该党的领导,在 2012 年和 2020 年就已为人所知,但在 2019 年她也向党的董事会报告了有这个意愿。

凯泽第一次以相对不那么知名的政坛新人的身份与老将布马(Sybrand Buma )较量,她输了,虽然上了候选人名单,最终获得了大约13万张优先选票。在2017年3月的议会选举中,凯泽甚至获得了超过16.5万张优先选票,之后,她成为吕特第三任内阁的经济部国务秘书。

当布马于 2019 年宣布辞去党领导人职务时,凯泽再次向党董事会报告希望担任这个职务。“我曾提出辞去国务秘书职务,以便领导该党,改善党的形象,不过,事情已经解决了。”

该党高层当时选择赫尔玛(Pieter Heerma)作为临时领袖,他在选出胡克斯特拉之后宣布辞职。

一年后,凯泽最后一次竞选党魁。在这次戏剧性的党魁选举中,凯泽在第一轮输给了奥姆茨格特,以及后来的获胜者德容格。但德容格最终在选举前辞职,之后由胡克斯特拉以选举领袖的身份来领导该党选举。

凯泽继续担任经济部国务秘书的职务。但是,选举结束六个月后,即 2021 年 9 月,凯泽被首相吕特辞退,因为她在接受《电讯报》的一次采访中引起争议,她对新冠通行证持极端批评态度,与政府的立场不一致。

后来,她还辞去了国会议员的职务。

上月有消息称,凯泽正在与人共同编写欧洲选举的基民盟选举计划。但有关凯泽可能希望进入欧洲选举基民盟候选名单的传言,她却予以澄清:她也不会重返布鲁塞尔的政治舞台。

现在,她干脆用行动显示对政治的不感兴趣。

政党JA21的三名国会议员中两人不会继续参政

荷兰政党JA21 的国会议员埃平克( Epink)不选择连任。在该党现在的三名国会议员中,只有党魁埃尔德曼斯(Joost Eerdmans)愿意继续参加大选。鲍-维韦吉(Nicky Pouw-Verweij)此前已经宣布,她不想继续担任 JA21 的议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