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在法国和美国著名高等院校学习新能源技术的荷兰人,在中国找到了他的位置。

德里库斯·德鲁伊(Dricus de Rooij)先是到美国的斯坦福大学深造,后在法国的商学院IÉSEG学习,但是,他确实是在中国实习的。

中国的这段经历,让他感到在这里有他的未来,是美食?还是事业的前景?

在上海实习后,他曾经在不同的国家学习和工作,但是,不知怎的,他始终认为自己的未来在中国。他沉浸在太阳能的世界中,现在正在香港和商业伙伴合作经营一家和太阳能发电板有关的公司,他与法国裔妻子和女儿住在那里。

德鲁伊与他的法国妻子南纳西 (Nannecy) 以及一岁的女儿住在香港的西贡半岛,这里也被称为香港的后院。

他说:“人们提起香港,马上与摩天大楼和拥挤的人群联系在一起,但我们住在西贡渔村,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约半小时的车程。”

这是一个安静的地区,拥有白色的海滩、大型的自然公园和许多远足的小径。

没有喧闹的城市氛围,有的只是乡村生活,“在这里,你会在附近的烧烤场地上遇到来烧烤的人。”

德鲁伊居住在香港的大型国际社区的一部分, “我在这里遇到的朋友来自世界各地。”

德鲁伊在学习期间就已经决定走向国际社会。他在美国学习了六个月,但是,2007年前往中国实习,然后前往法国攻读国际商务硕士学位,最后在布鲁塞尔的惠普公司开始实习。

对中国的思念

在布鲁塞尔的工作确实是一个很好的职位,但是,“很快我心里就开始感到痒痒的,我想回到中国。我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那就是我的未来所在。”

他感觉到,这个东方的大国迫切需要发展新能源,他将大有用武之地。

看完一部关于太阳能的纪录片后,德鲁伊开始专注于研究这种新能源。“我立即发现非常有趣,但当时这是一个新的小市场。在荷兰,这个领域也没有发生太多的事情。”

虽然,欧洲也有工厂,但中国生产的东西便宜得多,没有人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德鲁伊看到了机遇,毅然冒险,于 2009 年与妻子南纳西一起前往上海。

上海,真是一座充满活力的城市,在这里 “您每天都能结识新的朋友”。这也是一个非常繁忙的大都市,但是,老实承认,“这里的空气质量不是很好”。然而,这却是他的中国冒险开始的地方。

德鲁伊说:“有些人觉得这很奇怪,我抛下一切去了中国,但冒这个险对我来说感觉很好。一路走来需要学习很多东西,尽管开始的头两年,我的收入只够维持基本的生活,但一切都很顺利。”

德鲁伊现在与他的德国商业伙伴一起在中国经营一家光伏公司Sinovoltaics,该公司专门从事太阳能领域的质量检验。

在亚洲待了十四年,经历了许多冒险之后,他更加坚信跟随直觉是件好事。

“如果你觉得必须做某事,那就去做吧。可能有时有效,有时无效。”

德鲁伊说,如果做某事不成功,就去做别的事情。“你必须接受这一点,因为生活就是这样,你不应该因此而灰心。”

在中国经商的尝试

回到上海后,德鲁伊得到了以前实习老板的很多帮助,因为自己创办公司并不是那么容易。“在荷兰,你可以去商会KvK,立即可以安排;而在中国,我花了两年时间。”

有很多规则需要遵守,中国的立法对外国企业家来说当然也存在不少障碍。

与此同时,德鲁伊也逐渐熟悉了市场,获得了越来越多的知识,偶尔会跳入深渊进行进一步的探索。

一位加拿大客户问他是否认识可以在中国设立太阳能发电板工厂的人。他笑着说;“我想,也许我自己也能做到。我怀疑当时我是否是真的合适人选,但我尝试了。”

从上海到香港

他认为,这个项目不会超过6个月,但已经是做了4年了。“突然间,我每周 7 天负责一家工厂。” 他很快不会这样做了,但这次的经历让他学会了很多。

“如果你经营一家工厂,你也会看到可能出现什么问题。” 这些知识现在构成了他自己公司的基础,自 2016 年以来,他一直全力关注该公司的成长。

这还意味着要从上海搬到香港特别行政区,那里的法律和中国大陆的法律有所不同。“在香港,气氛完全不同。”

香港有独特的历史、文化和语言。“政府工作效率很高,所以在这里可以更快地安排事情,并且可以轻松地从这里前往东南亚任何国家。在这里做生意很棒。”

现在,他的客户遍布 42 个国家,主要在欧洲和美洲,并且都是大型太阳能园区的开发商。“他们在亚洲订购设备,而我们是他们在工厂的眼睛。我们的检验员在中国工作,但也在印度、越南和泰国等地工作。”

例如,他们要检查太阳能发电板是否具有正确的发电量。“这种面板中的太阳能电池非常脆弱,如果出现裂缝,太阳能电池的性能就会下降。我们也会对此进行仔细的检查。”

亲身感受中国的发展

2009年,仍然手工制造太阳能发电板的中国小工厂,现在已经成为上市公司。“这种增长对于中国来说是典型的,这就是如此吸引我的地方。”

很多人认为中国就是工厂和污染。德鲁伊说:“当然情况可能也是如此,但与此同时,中国是可持续能源领域的领导者,百分之九十的太阳能发电板都是中国制造的,而且中国安装的太阳能发电板也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多。”

他实地在中国经商,对此有深刻的体会。

“荷兰中餐只有火肉和芙蓉蟹”

与中国人的合作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他们“工作非常努力,而且非常热情好客”。

后者主要体现在饮食上,中国人迎接客人,总是准备许多食物。

这也是因为中国人喜欢了解与他们做生意的人的一切:“当我们参观一家中国工厂时,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准备一顿精美的午餐。”稳固的社会网络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他们投入了大量时间来建立这种关系。”

在中国吃得怎么样?习惯吗?

太丰富了!“在中国吃到的食物无法与我们在荷兰村庄里的中国人那里得到的食物相比,那里只有babi pangang (火肉)和foe yong hai(一种煎蛋的菜式)。不,你真的在任何地方都吃不到这些美味的菜肴。真正的中国菜种类繁多,每个省都有自己的特色菜。”

所以一点也不无聊。

但他有时仍然想吃荷兰油腻的东西, “我可以自己炸丸子,也可以自己做香肠卷。是的,我真的很想念那种东西。”

当德鲁伊和他的妻子回到荷兰时,他们立即前往 FEBO(荷兰著名小吃连锁店)。“我们在那里享用了丰盛的小吃,”他笑着说,“这也是我的法国妻子唯一喜欢荷兰菜的地方。”(2023年)

分享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