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岁月,斗转星移,华人登陆荷兰,已经超过百年。最初,华人是作为水手来到这个低地之国的,及后寓居于此,必须设法维生,当过苦力,卖过糖果,但是,最多的是拿起老祖宗的锅碗瓢盆,干起开食肆的营生,让西方人一尝东方的美食。

而东方的美食也对上了荷兰的口味,特别是因为曾经活在印度尼西亚的那一伙荷兰老兵,对当年在殖民地的那一顿带有异域风情的中餐,难以忘怀,造就了五十年代荷兰的中式餐厅遍地开花,小小的荷兰居然有两千多家由华人开设的甚至由荷兰人开设的中式餐厅。

时至今日,当年由华人经营的的中(印尼)餐厅迹近式微,而更加正宗的中餐如粤菜川菜和宁波菜等,更加勾引着荷兰人的味蕾,使得餐饮业仍然是华人的主要经济支柱,在养家糊口和发家致富的同时,也让中华餐饮文化在荷兰的土地上结果开花,两种餐饮文化不时交流切磋,各有粉丝,名厨迭出,很是热闹。

不要忽视,华人也进军荷兰传统的餐饮业,比如说,炸薯条,本来是比利时人的发明,在荷兰的薯条店就是荷兰人的地盘。但是,现在华人也来分一杯羹了,造成今天荷兰的薯条店已经有一半由华人老板经营的事实。

且慢,荷兰人曾经被誉为欧洲的中国人,生意的算盘打得满精满精的,难道就没有想到把荷兰餐厅开到中国的想法?

有,近年来已经有不少这样的跃跃欲试者,到中国开薯条店、烘华夫饼,甚至回温州经营荷式中餐,据说生意还不错,起码几年下来,在中国这样的美食天堂也能维持下去。

可不,眼下荷兰代芬特 (Deventer)一家名为“柠檬树”( The Lemon Tree)的餐厅正在为一场特别的国际冒险之旅做准备。这个月,该公司将在上海开设一家为期五天的快闪餐厅。年轻的老板伯格斯( Valentijn Bergers)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去中国?我小时候就有这样的梦想。”

这家快闪餐厅将于 9 月 11 日至 15 日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 (SNIEC) 开业亮相。因为2023 年中国国际家具展将在那里举行。在那里,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将来到所谓的“主厨餐桌”上用餐。

这家荷兰餐厅的老板有点名堂,2021年曾经获得荷兰最佳外卖厨师的殊荣,那时子啊疫情中的一个奖项,那时,外卖送餐成了潮流,而“柠檬树”以其创意、价格和营业额征服了评委。

这是否是他被选送上海开餐厅的原因呢?

且让笔者慢慢道来。

伯格斯说:“在上海,我们所处的建筑有点类似于阿姆斯特丹的 RAI。这是一个大型展览综合体,中间有一个大广场。然后在那个广场上建造了一座大型方形建筑,我们将安排在一楼,虽然是快闪,但我们拥有的空间与代芬特餐厅的空间大致相同。”

所以这一切布置得相当豪华。“这个展会持续五天,然后他们又把一切都拆散了。那些中国人,完全疯了。”伯格斯眨了眨眼说道。

一家荷兰餐厅怎么会出现在中国的国际家具展上呢?

他说:“这是与荷兰家具制造商和设计师 Asiades 的合作。名字听出来了?这家公司也在中国经营,老板的儿子也住在中国呢,对中国可以说是非常熟悉了。他们为我们同样位于代芬特尔的酒店 The Lemon Suites 提供了家具,因此,他们要求我们在那里的展会经营一家餐厅。感谢他们把我们带进中国。”

与此同时,各项准备工作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伯格斯与该公司驻中国的两位女士在网上保持联系。伯格斯说:“我在意大利与Asiades进行了最后一次会面,然后,我们做着全面的准备,第一批葡萄酒已经在上海港卸了货。”

伯格斯打算和四个人一起到中国旅行,其余员工都来自中国。工作人员预计能够持续为 150 名客人提供午餐和晚餐。“到中国的展会开餐厅,这将是一场特殊的烹饪盛宴,这是我小时候梦想的。”

荷兰的“柠檬树”经营的是法国餐,但是打上了荷兰地方的烙印。伯格斯说:提供的菜肴与代芬特菜单上的菜肴基本相同。我迫不及待地想向中国人和国际游客介绍来自荷兰的特产,尤其是特温特地堡奶酪(bunkerkaas)确实是我们荷兰的。我很好奇人们对此有何看法。”

他很高兴地说,他们开放的时间也很特别,“我们是最早开业的,也是展会上唯一营业到晚上十一点的。所以,在那里,到深夜顾客还和我们在一起呢。”

这是否是上海方面给予的特殊待遇,还是Asiades的面子,不得而知。

这次到中国牛刀小试,名气打响了,是否打算在中国开上一家“柠檬树”呢?

他又眨了眨眼,看看吧,也许!

反正,中国的中产阶层队伍越来越大,而且,他们并不拒绝西餐,甚至乐于接受。

不久前,还有荷兰人到温州经营荷式中餐呢。

在温州经营荷式中餐的荷兰人

荷式中餐?一个荷兰之外的人感到奇怪的名字,然而,这是在荷兰的华人耳熟能详的一个行业术语,实际上是因应荷兰消费社会的需要,在荷兰经过改造的中餐,而灵感源于荷兰人的印尼情结。那些战后返回祖国的荷兰人十分怀念在当年的殖民地印尼享受过的美味中餐,于是,把配方搬回了荷兰,经过荷兰华人厨师的发扬光大,形成独特的菜系。

这实际上是一种中餐和印尼餐特色兼而有之的荷兰独特菜式,其中著名的有babi pangang、foeyong hai、tjap tjoy 、bami goreng和 kipsaté等等,有些名字是中文的译音,有些则是来自印尼语和马来语,比如说babi pangang中文称为火肉,是这些菜式中的代表。经营这些菜式的餐厅叫做中印(尼)餐厅Chinees Indische restaurant,现在,已经列入了荷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名录,作为荷兰的遗产保存下来了。

中国本土,现在也有了这种菜式的供应,荷兰人,当然还有在中国的其他外国人甚至中国人,可以在那里点正宗的中印尼菜肴,包括外卖。经营者是一位荷兰人范德布鲁克( Jos van den Broek),还有他的中国合作伙伴。

2001年,当范登布鲁克第一次来到上海以南的温州时,他就爱上了这里。这座拥有约 900 万居民的城市被誉为中国纺织之都,而中国的温州人以创业精神而著称。

范登布鲁克此前曾与他的荷兰华裔商业伙伴在河边经营一家酒吧,但在疫情期间这家酒吧不得不关闭。疫情过后,现在,两人在温州市出售典型的荷式中餐。

不过,他们的对象群体是在中国的荷兰人,还有其他各国的人士。范登布鲁克说:“对于荷兰人来说,这是安慰他们灵魂的食物。另外,我们通过顺丰快递的服务,覆盖全国各个角落。我们两人努力为荷兰客户提供尽可能真实的体验,甚至试图找到像从荷兰的中餐外卖店那样的白色袋子。”

他们并不打算在餐厅赚钱,而是利用这家餐厅作为一个维系在中国荷兰人社群的根据地,因此经营也不错,随着疫情的过去,相信会越来越好。“既享用了美食,维持了经营,也有了人脉资源,将在,在中国经商,将更加得心应手了。”范登布鲁克乐呵呵地说。(2023年)

分享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