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中央统计局CBS 的数据显示,今年,荷兰大学和高等学院的外国学生人数再次增加。2022至2023学年度,海外学生人数近123000人,比上年增加8000人。其中绝大多数来自欧洲国家,超过 93000 人。但是,亚洲学生的数量也在迅速增长。

今年,移民归化局IND收到了17870份非欧洲人的学习签证申请,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200份。大多数来自中国、印度、美国、土耳其和印度尼西亚。

这种增长是惊人的,因为荷兰政界和教育机构声称采取了措施来阻止这一趋势。

荷兰教育部长迪克格拉夫曾经希望进行干预,阻止荷兰高等教育的进一步国际化,尽管一些学校并不认为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在荷兰特文特大学(Universiteit Twente),学年伊始,看守内阁的教育部长迪克格拉夫表示,许多外国学生涌入荷兰产生了积极影响,但“这一成功伴随的阴暗面”也显而易见:“大教室人满为患,师资短缺,学生宿舍也不足。因此,除了踩油门之外,我们还需要刹车,尤其是需要把握方向盘,平衡高等教育的国际化。”

据中央统计局的数据,现在荷兰 40.8% 的一年级大学生来自国外。大多数国际学生选择的大学课程通常是学士学位。荷兰之所以受欢迎,除其他原因外,是因为提供了如此多的英语学习课程:几乎所有大学硕士学位和 122 个学士学位都是英语的。这对于教育机构来说可能是有利可图的,因为非欧盟学生支付的学费比本土和欧盟学生要高得多。

许多大学正在努力应对国际学生的涌入,并宣布了措施。阿姆斯特丹大学校长滕达姆(Geert ten Dam)在上学年初就表示:“教职员工的工作量太高,因为学生的人数太多。” 荷兰学生有时也会失去某些他们喜欢的课程的学位,因为这些课程的学位特别留给了外国学生。

许多有大学所在的所谓学生城市,多次呼吁国际学生如果还没有找到房间,不要来荷兰。在受到中央政府的批评后,部长迪克格拉夫决定冻结招聘:教育机构(暂时)不允许在国际开放日和会议上做招生广告。

迪克格拉夫希望采取更多措施。中央政府正在讨论一项法律,要求从 2025 年开始开设的课程,以证明使用英语作为教学语言是有意义的。部长还希望学校有机会设定英语课程的学生人数上限。最后,迪克格拉夫希望外国学生更多学习荷兰语,以增加他们在接受教育后留在荷兰的机会。

并非所有大学和学院都希望有更严格的规则。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57% 的学生来自国外,该大学反对打击教育英语化的措施。“我们现在并将继续倡导教育和研究的国际化,因为我们看到了其附加价值。马斯特里赫特大学虽然位于荷兰,但是教学和研究工作面向全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