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荷兰媒体NOS电台的主持下,荷兰各大政党的选举领袖开始了第一轮的舌剑唇枪。

自民党VVD和自由党PVV 似乎不会在选举后一起组阁加入政府。在辩论期间,自民党领导人叶西尔戈兹与自由党领导人威尔德斯一直保持距离,她说:“当我看到威尔德斯和他的计划以及他在这里宣布的内容时,我一点也不喜欢。”

过了将近2.5个小时,这场辩论才真正变得激动人心。当谈到移民问题时——吕特第四内阁正是在这个问题上遭遇了滑铁卢——事情才突然爆发。

威尔德斯攻击了叶西尔戈兹,并指责自民党在这一点上没有履行其选举承诺。威尔德斯说:“近年来,你们一再承诺要严格执行,并采取措施解决这个问题。但你却做了相反的事情,每次你都一次又一次地打破了记录。”

叶西尔戈兹为自己辩护说,她“还没有看到自由党提出的任何一项‘真正可行的提案’,高叫不可接受的俏皮话对这个国家没有帮助。”

尽管她表示不会排除和任何政党的合作,但随后她与维尔德斯的立场保持了距离,这似乎使自民党和自由党之间的合作变得困难:“如果我看看维尔德斯和他的计划,以及他在这里所宣布的内容,那么寻求达成协议长期合作,这对我而言根本不值得困扰。”

加沙的局势

这场广播辩论持续了两个多小时,首先讨论了加沙局势,威尔德斯和叶西尔戈兹的观点比较一致。这场辩论的第三位参与者弗兰斯·蒂默曼斯表示,他认为现在是停火的时候了。他还表示,他发现以色列行动的反应不成比例。他说:“这对以色列也没有帮助,这反而是送给哈马斯的礼物。”

威尔德斯称这一评论“令人震惊”:“他们没有攻击他人,而是他们首先被攻击了。我认为他们应该严厉反击,而且,我认为这将是相应的。”

叶西尔戈兹也为荷兰不投票支持联合国停火的决定进行了辩护。“以色列被恐怖组织包围,如哈马斯、真主党,他们的威胁并不止于对以色列而言,我们不应该假装那不存在。”

“核能不是禁忌”

在关于气候的辩论中,被称为“气候教皇”的蒂默曼斯、自称“气候实干家”的杰腾(Rob Jetten)和农民党领导人卡罗琳·范德普拉斯(Caroline van der Plas)会面。蒂默曼斯表示,核能对他来说“不是禁忌”,“核能只可能提供我们能源供应的百分之十,对我来说,这不是一个原则问题,而是一个实际问题。”他重申他宁愿做出其他选择。

而范德普拉斯对这些“其他的选择”造成的“景观污染”感到不满:“我们反对用风能和太阳能发电场填满我们的陆地和海洋。”

范德普拉斯确实想要核能:“要获得一座核电站的发电量,你需要 4000 公顷的风电场,或 3200 公顷的太阳能发电场。”

为了强化核能在短期内无法在能源供应中发挥作用的说法,蒂默曼斯在辩论中声称,他不知道是否能够在“六到十年内”建造任何的一个核电站。但他错了:荷兰唯一的大型核电站位于博尔塞勒(Borssele),是在较短的时间内建成的,即 1969 年至 1973 年之间。

最低薪金问题

在一场有关社会保障的辩论中,社会党党魁马里尼森( Lilian Marijnissen )试图激怒她的对手民主六六党的杰腾,并希望他投票支持她的将最低工资提高到 16 欧元的法案,她的政党先前甚至承诺将最低工资提高到“至少 17.50 欧元”。但杰腾不同意:“只有我们先赚到钱,才有可能分配更多的钱。”他指的是社会党希望将提高最低工资的法案交给商界。

奥姆茨格特缺席

目前在第二议院中的17个政党领导人中有16人参加了这场辩论。奥姆茨格特是辩论中的主要缺席者。辩论主持人威尔玛·博格曼(Wilma Borgman)表示,这场辩论从技术上讲并不适应奥姆茨格特的议程。

据了解,在民意调查中领先的奥姆茨格特认为,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在与许多参与者的辩论中阐明自己的观点。这位新社会契约党的领导人没有与政治对手进行口水战,而是选择周五晚上在代芬特发表演讲。

但是,在代芬特的演讲中,他要求他的自民党同事叶西尔戈兹与他辩论一个小时,奥姆茨格特想和她谈谈社会保障的主题。

他表示,这在媒体为选举而组织的辩论中是不可能的。奥姆茨格特说,“即使在今天,在选举辩论中,你通常也只有一分钟的时间来解释。如果这么容易的话,这个政府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奥姆茨格特表示,“我们谈论社会保障实际上是疯狂的。我们每年都听说购买力在增加,我们的财富是 20 世纪 60 年代的两倍。” 但是,奥姆茨格特说,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依赖食品库, “这里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因此,奥姆茨格特希望能与叶西尔戈兹就社会保障问题进行单独辩论,“共同探讨这个问题的真正解决方案是什么,而不是空话。”

本周早些时候,他与绿党和工党联盟的选举领袖蒂默曼斯进行了对话,在自选的讨论主持人引导下,讨论了双方自行选择的主题。

RTL的辩论

自民党表示不太热衷。叶西尔戈兹将于周日在 RTL电视上与奥姆茨格特就社会保障问题进行辩论。如果仍然存在“未解决的问题”,该党将进一步予以考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