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媒体NOS做了一项调查,去年,荷兰大城市释放的社会福利租赁房产中,只有超过四分之一(27%)以某种形式分配给优先需要的租户。

不过,这显然是一个平均值,各个城市之间的差异很大。在格罗宁根,51% 的新租约提供给优先考虑的人;在阿尔梅勒,这一比例为49%;而在恩斯赫德 ,这一比例只有3%。

在荷兰,低收入者可以申请租金较低的社会福利住房,而不必在私人租赁市场上租住较为昂贵的房子。但是,租用社会福利住房需要轮候,并且根据每个个人急需的情况进行安排。什么是急需的,各个地方政府根据其住房资源而定。

荷兰媒体 NOS 对荷兰 50 个最大的城市进行了一项调查,有 43 个城市配合全面完成了调查。

在住房协会提供的住房中,9% 是为拥有居留许可的寻求庇护者(即所谓的身份持有者)提供的。

调查显示,买卖和租赁市场上的住房短缺,是荷兰民众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最重要的话题之一。

荷兰各个城市,都有自己的住房分配系统,并正在迅速引入新方法来更好地分配稀缺的社会福利住房。然而,只要政府不建造更多的房屋,围绕同样有限的房屋数量,就仍将是一场抢椅子的游戏。

例如,有小孩的离异家长,入住精神卫生机构之后再次能够独立生活者,或者如果他们的旧家即将被拆除,或者他们原来根本没有住房,如获得居留的难民,那么,他们会在轮候的名单中获得优先权。这也涉及到,例如某个市议会希望在该市拥有更多的教师或护士,给与他们优先权,否则他们将无法落户。

平均等待时间为七年

荷兰住房协会主要负责将这些房屋出租给经济不宽裕预算较少的人。当有空出来的房子时候,通常会分配给名单上等待时间最长的人,但住房协会也必须考虑相关市政府的政策,因此,该市政府可以选择优先考虑某些群体,并且中央政府每年也会指示市政府容纳一定数量的难民身份持有者。

较大城市的短缺最为严重,等待社会住房的时间也最长。但这方面的差异也很大。

在NOS调查的43个城市中,去年年底的平均等待时间超过7年,其中阿姆斯特尔芬(Amstelveen)和哈勒默梅尔(Haarlemmermeer)的高峰期为19年。平均而言,任何搬到恩斯赫德(Enschede)或埃德(Ede)的人士,都会在六个月内拥有一套社会福利出租房屋。

并非等候名单上的每个人都在积极等待社会福利住房,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市政当局也会跟踪潜在的租户在私人租赁市场上搜索住房的时间,这涉及某人对房产广告的第一次反应,和实际租住之间所经过的时间范围。

住房协会拥有的社会福利住宅减少 57000 套

自由党PVV 和 农民党BBB 等政党希望通过取消某些房屋分配中难民身份持有者的优先权,来解决漫长的搜索问题。农民党表示:“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因此每个人等待的时间都是相同的。”

NOS的调查表明,这样的措施每年将释放额外9%的社会福利租赁房产。 各市政府的回答主要说明了他们在公平、高效分配稀缺住房方面投入了多少精力,也有一些城市没有任何形式的紧迫,例如恩斯赫德。

近几十年来,住房协会拥有的社会福利住房的数量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而寻求住房的人数却在增加。 根据住房协会联合组织 Aedes 的数据,由于拆除和出售,社会租赁住房比2000 年减少了 57000 套,目前剩下不足240 万套。

加快额外的建设是最重要的解决方案,但格罗宁根房地产开发教授范德弗利斯特(Arno van der Vlist)也主张采取刺激的措施,阻止高收入者长期居住在社会福利住房中。 如果某人的收入现在大幅增加,他可以简单地留在他的住房,但要支付更多的租金,防止所谓的“倾斜生活”。 范德弗利斯特强调让社会福利住房出现更多的流通的重要性。

关于获得社会福利住房的优先权,荷兰各个市政府使用不同的概念和名称,如在名单上注明Urgentie(急需),需要bemiddeling(调剂),或者贴上labels(标签)。例如,一个家庭可能会被贴上一个标签,只允许他们获得家庭式的住宅;而单身人士只能获得较小的房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