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在鹿特丹市中心地区 Binnenrotte 举行的亲巴勒斯坦示威活动中,约 10000 人参加,他们批评了荷兰的亲以色列政策,表达了对加沙无辜平民流血的担忧。

示威者在广场中心搭起了一个舞台,呼吁公民“不要听从(政府的立场)”,后来在主要干道举行的抗议游行中,示威者威胁要袭击市中心的快餐店麦当劳,因为据称该公司支持以色列。

人们来到麦当劳前面,高喊“抵制麦当劳”。示威者向麦当劳外墙投掷瓶子,麦当劳一段时间不得不关门。 不过,荷兰警察成功阻止了一场真正的冲击。

一群身穿黑衣、蒙住眼睛的穆斯林妇女走在鹿特丹游行的最前面,她们染红了双手,认为这象征着加沙儿童流淌的鲜血。 许多年轻的抗议者都蒙着脸。

游行队伍敲起了鼓点,高喊着口号,横幅上写着数千名遇难平民和儿童的名字。

早些时候,示威者称荷兰政府对加沙的“种族灭绝” 部分负有责任,舞台上高呼“公民不听从的时刻已经到来”。 “我们必须扩大规模。 我们有公民不听从的权利,我们有权封锁港口、封锁飞机、封锁道路,我们必须这样做。我们和平地采取任何必要的手段。”

示威者大规模呼吁加沙停火。荷兰政党思考党(Denk)的成员举着一面巨大的巴勒斯坦国旗。

有穆斯林在市中心 Binnenrotte 附近的广场上祈祷。 一些演讲是阿拉伯语的,没有翻译。 示威者高呼“解放巴勒斯坦”,挥舞着巴勒斯坦旗帜,上面写着:“从河流到海洋,巴勒斯坦将获得自由”。

一名示威者刻意挑衅地挥舞着塔利班旗帜。

来自 No Limit 摩托车俱乐部的摩托车手骑车进入 Binnenrotte ,并点燃了绿色或者红色的信号弹。

上星期的示威

上星期,这里也曾经有亲巴勒斯坦的示威,但是,上周的示威活动引起了该市议会最大的政党安居党(Leefbaar Rotterdam)对鹿特丹市市长阿布塔莱的批评,因为在德国被禁止的 组织Samidoun是该活动的共同组织者。

Samidoun在德国庆祝 10 月 7 日发生的对以色列的恐怖事件, 招待参加者吃馅饼。

该组织长期以来一直与哈马斯有联系,去年10月底,Samidoun欧洲领导人哈提卜(Mohammed Khatib)在布鲁塞尔欧洲议会大楼前,发表了针对欧盟的激烈仇恨言论,“击败以色列就意味着击败美国,就意味着击败加拿大,意味着击败欧洲议会。 这意味着所有非洲人、阿尔及利亚人和摩洛哥人的回归。”

当时,市长阿布塔莱表示,他决定允许示威活动继续进行,因为Samidoun在德国被禁止,但在荷兰则不然。

吕特当时的回应

上周日下午在鹿特丹 Witte de Withstraat 参加大选竞选活动的荷兰看守首相吕特表示,他对Samidoun 的了解还不够多,无法确定他们的角色。 他说:“我对此了解还不够。 我一直非常忙于与那里的领导人一起处理冲突,保持对以色列的支持,以便他们能够保护自己免受恐怖袭击。 这对于他们恢复威慑力至关重要。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积极研究如何通过陆路、海上和空中方式向加沙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他说,是否允许示威,这个问题由市长决定。 “我只从侧面观察,我认为当局会注意到这一点。”

“施加政治压力”

鹿特丹居民德莱维(Benji de Levie)是亲巴勒斯坦示威活动的发言人,他表示抗议和行动将继续有增无减。他说: “终于会有一天,让荷兰政府意识到是种族灭绝的同谋。”

德莱维本人也是犹太人,但他表示,让加沙受害者知道整个世界都在站起来为他们呼吁,这一点很重要,“我们正在施加政治压力。”

德莱维代表鹿特丹巴勒斯坦联盟证实,Samidoun也加入了该组织, “Samidoun有一些人参与了该组织活动,就是这样。”

由于示威活动,鹿特丹的室内大街市Markthal 市场于周日晚上提前关闭。

在给市政府联会 VNG 和安全委员会的一封信中,荷兰铁路公司NS和Prorail呼吁警方和市政当局尽早干预荷兰车站的亲巴勒斯坦示威活动。 据 NS 和 Prorail 称,这些行动给旅客带来了太多的不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