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荷兰媒体NOS报道,荷兰的性工作者组织、有关银行、银行业协会(NVB)和监管机构荷兰中央银行(DNB)代表进行一系列圆桌会议讨论后得出结论,荷兰的性工作者开设企业账户应该变得更加容易。

尽管荷兰自 2000 年以来性工作已经市场化,但该群体实际上不可能使用银行的企业账户,给她们的职业带来不便。经过协商,只要有良好的簿记、在荷兰商会有注册和填写所得税申报表,现在应该足以开设企业的账户。

性工作者的去污名化联盟(Sekswerk Alliantie Destigmatisering)的霍恩斯特拉(Irina Hornstra) 说:“这是对该行业的巨大认可,我们现在终于被当作企业家来对待,可以正常做生意了。”

银行业协会NVB 的反洗钱专家埃夫特梅杰( Helène Erftemeijer)也称,这是重要的一步:“没有银行账户,你就无法正常地参与社会。”

其他一些团体的银行账户也受到荷兰反洗钱法规的影响,因为他们大量处理现金、加密货币或向风险名单上的国家进行转账,比如说某些教堂、清真寺、非营利组织和加密服务提供商。

NVB组织圆桌的讨论以消除障碍。埃夫特梅杰说:“有些规则过于笼统,现在我们正在与监管机构和行业本身更具体地研究每个行业的情况,以确定风险是什么。”

性工作者通常是个体经营者。先前,电视组织KRO-NRCV 的节目 Pointer 的调查表明,性工作者和色情业经营者几乎无法在任何荷兰银行获得抵押贷款或开设商业账户。

埃夫特梅杰解释道,这是因为人口贩运和剥削是“洗钱的基本犯罪形式”:“犯罪集团从中赚了钱,然后洗白,因此,银行不敢冒险给与人口贩运和剥削风险增加的行业,例如性工作开设企业的账户。”

由于该行业流通的现金量很大,严格的反洗钱法规使银行变得更加严格,因为银行无法清楚地看到这些钱从哪里来。

自荷兰《预防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法》Wwft(Wet ter voorkoming van witwassen en financieren van terrorisme)出台以来,监管机构荷兰央行DNB 一直严格监控银行的把关职能。如果银行做得不好,可能会被处以数亿欧元的罚款,如荷兰国际集团 (ING)、荷兰合作银行 (Rabobank) 和荷兰银行 (ABN Amro) 就发生过这种情况。

但是,霍恩斯特拉说:“这个问题实际上已经持续了多年。2000 年荷兰解除妓院禁令本应让性工作者的生活变得更好,但银行始终拒绝配合。”

霍恩斯特拉表示,该行业在银行界并不为人所知,同时也存在许多偏见。“你的公司或组织名称中的‘性’(seks)一词,可能已经导致开设企业的银行账户被拒绝。”

霍恩斯特拉目前是一名性工作者,此前,她曾担任华尔街债券交易行的顾问。因此,她说她讲的是银行家的语言,她并且在这一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NVB的埃夫特梅杰承认的确存在一个门槛:“我们有很多无知。通过各方以及监管机构坐下来讨论,我们已经摆脱了误解,不会退缩。”

霍恩斯特拉能够向银行方面解释,为什么该行业有这么多现金(因为隐私)、性工作者的业务概况以及围绕人口贩运和剥削的问题是什么等等。

人口贩运问题也找到了解决方案。霍恩斯特拉说:“银行对此表示担忧,他们必须检查这一点,因为银行有把关人的职能。现在明确指出,只有在非常明确信号的情况下,银行才对此负责。银行现在也知道应该向哪些援助组织请求提供帮助。”

霍恩斯特拉现在关注银行的培训,说 “执行是关键” 。对银行的调查表明,现在说他们将做什么还为时过早,但反应总体是积极的。

荷兰银行ABN Amro将与色情行业定期共同组织会议,以便更好地向员工提供信息, “我们必须更多地关注风险,监管机构则主要关注银行是否符合要求。我们很高兴 DNB 同意这一点。”

国际银行ING 表示,可以更好地关注实际的风险,“而不是花费大量时间进行正式的检查和行政工作。”

荷兰大众银行De Volksbank也欣然接受这一发展。

相关各方将在六个月内进行评估。

无证移民性工作者仍然被排除在外,霍恩斯特拉觉得这仍然很遗憾。她说:“性工作越正常化,就越安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