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务移民带来的问题,是这次荷兰大选期间最大的主题之一,并且很可能也会在四个党派讨论组阁的时候进行讨论。因为这些政党至少在一件事情上是意见一致的:应该减少来到荷兰的劳务移民。

昨天,荷兰一网发表的一篇华人侃选举的文章中,已经谈到大选的大赢家自由党PVV的选民,对欧盟的移民政策不满,可能促使新内阁在制定新的政策时候有所考虑。

此外,荷兰移民咨询委员会今天的一份报告建议,在未来几年有选择地接纳移民进入荷兰,也就是说,减少劳务移民,增加技术移民。

中国人要来荷兰,是否考虑技术移民这条路子?餐饮业的厨师,是否算技术移民?具体要求又是怎样的?

希望新的内阁能够给出一些明确的答复。

劳务移民与技术移民

数十万来这里工作的移民大致可分为两类。最大的群体从事简单、低薪的工作,通常被称为劳务移民arbeidsmigranten。他们主要通过荷兰就业机构安排例如在肉类行业或运输行业的工作。

另一方面,还有一群收入较高的移民,例如在大公司担任 IT 专业人员。他们通常被称为“外籍员工(expats)”或“技术工作者(kenniswerkers)”,更加简单的说法就是“技术移民”。

以下是劳工移民和技术移民之间的一些差异,包括收入、住房条件、来源国家以及通过什么机构安排工作等等:

荷兰数码技术行业协会 NLdigital 称对后者的限制是“灾难性的”。IT专业人员多年来一直严重短缺,而且职位空缺数量预计还会继续增加。目前,有20% 的荷兰企业已经在国外招聘 IT 专业人员。

NLDigital认为,IT 专业人员是不可或缺的。发言人 René Corbijn 说:“他们不仅在信息通信技术领域工作,还在荷兰的航空、政府部门、医院和教育机构等社会重要部门工作, 技术移民让荷兰保持数字化运行,但人们却没有意识到。”

著名网站Marktplaats 上也有很多外国 IT 专业人士

现在属于挪威 Adevinta 旗下的荷兰最著名的购物和服务网站 Marktplaats 表示,荷兰劳动力市场上没有足够的人才来满足所需职位的需求。该公司阿姆斯特丹的办事处约有 400 名员工,其中一半以上来自国外。

一位发言人表示:“荷兰严重缺乏研究人员、数据科学家、产品和软件开发人员。对于许多知识密集型企业来说,吸引和留住这些类型的专家非常重要。”

荷兰媒体 NOS 的调查显示,在荷兰的许多大公司中,非荷兰籍员工所占比例很大:

公司Bol同时依赖于技术移民和劳务移民,他们分别在总部和配送中心工作。如果没有他们,该公司就无法处理这个假期的所有订单。

Bol表示,目前约有2900 名员工在配送中心工作,是一年中其他时间的两倍。一位发言人说:“你可以粗略地假设,这些员工中有一半是劳务移民,这主要涉及临时来荷兰工作的弹性劳工。不过,这些员工并非由 Bol.com 雇用,而是由另一家猎头公司提供的。”

Bol总部有 14% 的员工来自国外,据该公司称,他们通常会在荷兰停留较长时间。“例如,涉及 IT 人才,而这种人才在未来几年仍然稀缺。”

对于许多公司来说,内部员工拥有多个国籍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的国际地位。例如,壳牌公司发言人表示:“我们周围的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国际化。作为一家跨国公司,如果没有他们,我们只会变得越来越‘荷兰化’。”

零售业超市集团Action也表示,总部离不开国际员工。该公司不愿透露有多少人参与其中,但表示其中包括国际买家、律师以及人力资源、财务和物流方面的专家。公司发言人表示:“公司在欧洲快速增长的背景下,他们的专业知识是不可或缺的。”

劳务移民遍布荷兰各地,尤其是在四大城市:

在荷兰北部工作的无论是劳务移民还是技术移民相对较少。

荷兰不断增长的劳务移民数量也带来了重大不利因素,例如,给本已紧张的房地产市场带来更大压力。此外,移民咨询委员会的研究表明,从事简单工作而低薪的劳务移民,最终对荷兰的繁荣贡献甚微。

不过,很多公司表示,如果该群体受到限制,将在短期内注意到直接后果。荷兰设施公司 Atalian 的经理科克(Luc Kok)说:“如果没有他们,我们的公司将无法再清洁学校、儿童保育机构和办公室。如果人们想要减少移民,这些人必须接受这一点;但是,大多数人不想听到这个信息。”

但是,他也对新内阁可能提出的劳工移民配额表示理解,“有时,我会惊讶于每个人都受到如此公开的欢迎。我自己就有两个年幼的孩子,他们是否很快就能轻松买到房子的问题,对我们来说同样重要。”

荷兰移民咨询委员会的报告

荷兰媒体NOS报道了荷兰政府独立顾问委员会移民咨询委员会(Adviesraad Migratie)的结论,称引进劳务移民只是部分能解决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力短缺问题的方案。2040年后,可能会引发新的问题。

除其他外,这个咨询委员会还研究了劳务移民对“灰色压力”可能意味着什么,这是荷兰工人与退休人员的比例。这种压力在未来几年将会增加,这意味着政府将不得不用越来越少的人,来为国家养老金AOW和医疗保健等集体福利提供资金。

新增劳务移民300万

为了将这种“灰色压力”保持在目前的水平,荷兰必须到2040年额外吸引约300万劳务移民的到来。研究人员表示,这是“不现实的”。

还有其他选择可以缓解“灰色压力”的措施,比如,未来几年每个人都可以更多地工作,或者提高领取国家养老金的年龄。

为了计算不同的选择结果,除了现有的预测之外,研究人员还使用了每年新增 50000 名劳务移民的数字作为说明。

研究人员表示,如果现在所有的工人每年每周的工作时间延长 10 分钟,或者每年领取国家养老金AOW的年龄增加 3.5 个月,就会产生同样的效果。

十年后,平均每周工作时间将延长1小时40分钟,或者领取国家养老金AOW的年龄将提高三年。

2040年将达到顶峰

研究人员表示,如果将太多劳工移民带到荷兰,这种平衡也可能会倾斜。咨询委员会主席莫尼克·克雷默 (Monique Kremer) 表示:“问题是,2040 年之后,我们将度过老龄化的高峰期。一旦吸引了很多人,你就会遇到更多的问题。那时,我们可能会出现劳动力过剩,有太多的人来完成这里的工作。”

如果额外增加的劳务移民在荷兰也有孩子,情况看起来会更不利。到 2047 年,工作人口和非工作人口之间的倾斜比例将会增加。

工资超过4万欧元的技术移民

尽管劳务移民促进了荷兰的经济增长,但几乎没有增加人均的富裕繁荣,这是因为增长必须惠及更多人。

受过高等教育的技术移民,其年收入的工资超过4万欧元,对这种繁荣贡献最大。研究人员表示,如果移民带来了荷兰缺乏的知识或者技能,例如专业护士或技术人员,他们会特别有用。

然后他们可以在荷兰本土提供额外的就业机会。研究人员举了荷兰芯片机制造商阿斯麦ASML的例子:如果将外国从事高科技的技术人员带到荷兰,就需要更多的行政员工来支持他们。

研究人员表示,从事简单低薪工作的劳务移民对经济的贡献要小得多,他们愿意以低工资工作,雇主也没有进一步增加工资的动力。

劳务岗位与移民的竞争

因此,荷兰人将不再申请此类工作,这导致了一个恶性循环,温室园艺、屠宰场和配送中心等部门,越来越依赖廉价劳动力移民。

虽然,公司企业尤其受益于这种低薪的工作,但是,荷兰劳动力市场的底层感受到了不利因素,人们必须与移民竞争,而移民更有可能接受低劣的工资和工作条件。

因此,研究人员得出结论,选择性的移民政策,即只接纳具有荷兰国内不具备的技术工种的移民,可以在 2040 年之前对荷兰有所帮助。克雷默说:“当谈到那些容易从事的工作人手短缺的时候,你首先可以看看那些已经在荷兰的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