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国和欧洲举行了一次峰会,有西方媒体称这是一场“聋子对话”。

欧盟外交最高负责人博雷利周三对欧洲议会发言,多少透出一些为什么是“聋子对话”的端倪。

博雷利10月份就去了北京筹备这次峰会,12月7日和8日,他与欧盟理事会主席米歇尔、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北京共同出席峰会,对峰会的细节、内幕、以及双方的交锋非常了解。

12月14日,他向欧洲议会报告这次行程,说出了一些不太为外界所知的事情。

比如,他对议员们说,中方对“对手”一词很警惕,因此,“我们的中国合作伙伴”反对被贴上“‘竞争性对手’的标签”,为什么?

博雷利解释:“对他们来说,‘对手’这个词可能给人一种‘敌人’的感觉,与英语中的“竞争对手”一词的含义不同。”欧方向中方耐心解释:“我们确实是竞争对手,而不是敌人。”

欧盟想说服中方,欧盟与中国可以同时成为合作伙伴和对手,这并不矛盾。不过,博雷利表示:欧盟与中国的确是竞争对手,“因为我们在民主和人权的普遍性等关键问题上的价值观和愿景不同。这两件事足够重要,足以证明竞争是合理的。我们是竞争对手,因为我们有不同的政治制度,包括人们选举统治政府的人的方式,而且我们对人权的考虑也不同”。

对于欧盟近年来为了应对中国提出的“去风险”概念,中方也似乎很难理解。欧盟提出“去风险”,旨在与中国进行贸易或种种合作时,要把欧洲承受的风险降低到最低程度。近年来西方普遍感觉中方营商环境恶化,去风险更加有必要。而中方似乎有点把“去风险”与“反华”等而同之。

博雷利在欧洲议会说,在峰会上,欧方向中方解释:“去风险不是反华举动,而是常识和风险管理的问题。与中国脱钩不是欧盟的目标,但我们必须通过解决过度依赖和供应链多元化来维护我们的经济安全。”

博雷利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减少对中国依赖的重要性:新冠大流行期间欧盟成员国忽然惊讶地意识到,“欧洲甚至没有生产一克扑热息痛药(Paracetamol)” 。

中国对欧盟“去风险”很警惕,但是,中国的做法让欧盟觉得“去风险”势在必行,博雷利说:“中国最近对镓、锗和石墨等原材料的出口限制只会加剧欧盟对这种做法的关注。  ”

欧方强调“可信”度,中方能在多大程度上理解“可信度”在与西方打交道时所具有的重要性?

博雷利对议员们说,“上次中欧峰会后,我谈到了聋人对话。这一次,语气不一样了。双方都认识到我们关系的重要性以及处理分歧的必要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