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是一个高度自由和民主的西方发达国家,而作为民主国家的主要特征之一就是允许人民拥有表达不同意见的权力。虽然荷兰已经是高度发达,各方面都健全且非常完善了,但是依然还会存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存在问题并不可怕,关键是要及时发现问题,然后积极面对问题和勇于找到问题的解决办法,这一点荷兰已经具备了完善的国家免疫系统,正为国家的平稳发展起到积极作用。而担纲国家免疫系统正常运作的,正是那些专业的抗议罢工组织机构,正因为他们把各种潜在的、存在的问题及时曝光和付诸行动进行抗议或罢工,才使得问题能得到及时的解决,同时也不断警醒当政者们必须谨慎行事,勤政为民。

在过去的疫情两年里大大小小的抗议事件不断,几乎每个周末都有抗议事件发生,尤其在阿姆斯特丹发生的次数最多,而其他城市也是连绵不断,打砸抢烧的事时有发生。这些的抗议事件真实地反应了人民的心声,必定发生了一个社会性的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人民有权利提出不同意见,并就当局所采取的疫情措施表达不满情绪,而当政者本就该虚心为民勤政。

荷兰已实行民主多年,积累了很多经验,所以大多数的抗议事件最后都能在和平中结束,这也体现了荷兰人民的整体素养,必定抗议的目的就是要警醒当局和表达不满,而这一目标达到后收场即可。如果当政者依然没有就所反应的问题采取必要的整改,那么就再举行抗议或罢工,直到当政者作出必要的妥协或作出让民众能以接受的调整。

在荷兰有各种各样的抗议罢工专业的组织机构,他们负责引领各个行业对当局刚颁布或者即将颁布的政策发表不同意见和传递人民的心声。

如疫情前曾经轰动一时的全荷农民大罢工,则由Land- en Tuinbouworganisatie (LTO) 农业和园艺组织和Farmers Defence Force (FDF)农民自卫队两个专业机构在引领农民大罢工。

荷兰农民大罢工影响非常大,已经发展成了全国性的大罢工,在荷兰是极少发生这种全国性的大罢工运动。农民们用各种方式表达内阁政府对农民农场主的限减产政策的不满和愤怒,如把农用车开上高速公路堵车、把农用车开到大型超市配送中心堵路、把农用车开到省议会大厦堵门撞门,甚至有的还把农用车开到负责农业减排的部长家门口闹事。

正因为有这两个专业机构引领,才使得农民大罢工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从而使得整个农民大罢工并没有造成恶性循环及大的社会层面的破坏,最后当局也不得不妥协并与这两个机构负责人及代表走上谈判桌,才得以使得农民大罢工休战而告一段路。

还有一个组织就是近来表现比较活跃和突出的Extinction Rebellion Netherland荷兰非暴力不合作组织。

该组织于2023年12月30日在冲破各种防线成功截停阿姆斯特丹附近的A10高速公路,致使该高速公路被迫关闭达数小时。该组织极力敦促当局减少对化石能源企业的补贴和反对金融机构对化石能源企业的再投资行为。这个非暴力不合作组织的所有成员在抗议现场都表现非常冷静,没有采取暴力抗议,而是以实际行动表达对当局的不满,就算被警察抬走也不作任何的暴力反抗。

这个组织之前也曾多次截停通往海牙的A12高速公路,A12是进出海牙的主干要道,也是通往荷兰国会和首相大楼、部长大楼的必经之路。那是去年夏天6月30日的时候,该组织就成功截停了A12高速公路,而海牙市政府也派出了几千人的警力进行现场维持秩序,因警方那时采用高压水枪对抗议人群进行驱赶而遭到荷兰各界的强烈反对和声讨,自那之后警方不再采取极端的暴力执法。

除了像非暴力不合作组织(ER)、农民自卫队(FDF)以及农业和园艺组织(LTO)之外,荷兰还有其他一些全国性和地方性的行业组织也曾经组织和领导过抗议和罢工,如Federatie Nederlandse Vakbeweging(FNV)荷兰工会联合会、Ondernemersvereniging企业家协会、Koninklijke Horeca Nederland(KHN)荷兰皇家餐饮协会、Nederlandse orde van advocaten(NOvA)荷兰律师协会、Landelijke Huisartsen Vereniging(LHV)全荷家庭医生协会、Landelijke vereniging van artsen in dienstverband(LAD)全荷执业医师协会等。

这些专业机构,平时看起来都是默默无闻,按部就班地运营着,但一旦涉及到本行业切实利益受损或者被侵犯的时候,他们都会在第一时间站出来维护本行业的利益,并及时对当局所采取的有关本行业的不妥或者错误政策提出异议,甚至以抗议或罢工的形式表达对当局的不满。

这里所指的“当局”不一定只指内阁政府,也可以指各级议会及其议员们和各省市当局,如市议会、省议会及国会。毕竟各级议会是代表其所在行政级别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他们在掌控着该级的行政监督和管理权,所以各级议员们就有必要随时与社会各界保持密切联系,虚心听取民众的呼声和心声,为民排忧解难、解惑,这样才能代表人民的应该有的基本职业素养,而倾听各抗议罢工组织机构的呼声就变得尤为重要。

荷兰的各级议会每届选举总会有一拨议员被选下去了,而另外一拨议员被选了上来,这就是应该有的有效新老更换机制,应该有的有效新陈代谢功能,只有这样才能让被选上来的议员们都能真真切切地代表着人民的心声。能代表人民的议员可以继续干下去,代表不了人民的就站一边去,给能积极代表人民并为民请命的让位。

近来荷兰社会也有很多呼声表达对当前民主有些不得力的地方,于是强烈呼唤人民民主不可侵犯的声音也是此起彼伏。

作为一个高度民主和自由的荷兰,让人民拥有表达不同意见的权力,这是基本的要素之一,而允许各行各业抗议罢工组织机构行驶对国家监督权,就好比给这个国家配备了一个国家免疫系统,而这个免疫系统可以深入社会各个阶层,并真真实实地代表各阶层人民,如一旦有什么问题发生即可及时作出反应,进而能得到很好的解决。如从出现问题,到发现问题,再到完成解决问题,有了这样的良性循环才能持续保证国家机器能正常运转,荷兰必须要保护好这一国家免疫系统。(作者:袁勇忠)

分享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