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现居住在澳大利亚的知名伊斯兰网红传教士来荷,将于周六在荷兰乌特勒支会展中心Jaarbeurs发表他极富有煽动性的演讲,但是,荷兰移民局认为没有理由拒绝这位传教士的签证。

“不做祈祷比袭击儿童更糟糕;(哈马斯)10 月 7 日(在以色列)的大屠杀实在是太棒了;任何谴责哈马斯的人都是叛徒。”这就是澳大利亚传教士、前犯罪分子穆罕默德·霍布洛斯(Mohamed Hoblos)所说过的。

据荷兰《电讯报》记者的报道,荷兰移民归化局IND发言人不愿透露是否正在采取措施拒绝霍布洛斯作为散布仇恨的传教士的签证,但这位传教士的欧洲之旅似乎不会忽视荷兰。霍布洛斯计划在柏林为八百名信徒演讲完后,荷兰乌特勒支的一个宗教团体Dawah Groep Utrech已经自豪地宣布,这位狂热的澳大利亚人的演讲在这里也已订满。

但是,德国将拒绝他进入。

按照原计划,他在柏林、汉堡和奥斯陆的演讲之后,乌特勒支将成为他欧洲巡演的下一站。荷兰的警钟尚未敲响,但据德国新闻网站 RBB24 报道,他原定明天在德国的演讲被阻止了。

荷兰国家反恐与安全协调机构(NCTV)目前无法证实这一消息。但如果霍布洛斯确实被德国人阻止入境,他可能会被列入申根信息系统(SIS)的黑名单中,并且将不再被允许进入荷兰。

社交媒体上的明星

10月22日,在澳大利亚悉尼,霍布洛斯站在一群挥舞着圣战旗帜并高喊“真主至大”的人群面前发表演讲。他的核心信息是:真正的穆斯林永远不会谴责哈马斯,任何这样做的人都是叛徒。

他充满激情地说:“谴责什么?绝对不要这样做!巴勒斯坦人正处于战争之中,无论他们做什么,我们都与他们站在一起!不要震惊,别再被骗!加沙居民给他们的穆斯林同胞带来了巨大的推动。加沙,你让我们心中充满了喜悦和自豪!”

他认为,以色列必须消失,死去的巴勒斯坦人直接进入天堂,而他们的敌人(指以色列人)则进入地狱。

这位澳大利亚人因其以狂野的手势和喊叫的语气发表演讲,在伊斯兰萨拉菲派中享有明星地位。他在 TikTok、Instagram 和 YouTube 上拥有 77.5万名粉丝。他说,在皈依伊斯兰教之前,他过着充满毒品、犯罪、跑车和女人的罪恶生活。

现在,他周游世界,警告年轻的穆斯林要惧怕地狱,要过上极其虔诚的生活。他称每一个比先知穆罕默德本人少一点信仰的信徒,都是“极端主义者”。2018年,他因高喊“在安拉眼中,不参加一次礼拜的人,比猥亵儿童者、恐怖分子和杀人犯更坏”而引发争议。这位传教士在演讲中强调,西方民主国家的穆斯林受到系统性的迫害和歧视,从而煽动敌意。西方人是那些想要驱逐穆斯林的敌人,就像先知穆罕默德在麦加被异教徒驱逐一样。

荷兰移民局和司法部的反应

荷兰移民局和司法部的发言人目前不愿透露霍布洛斯是否会获得签证,以及是否有任何关于他抵达的讨论。

司法部在接受《电讯报》询问后报道称,此前曾经约有 25 名极端主义传教士曾被拒绝签证。这些数据自 2015 年英国伊玛目哈达德 (Haitham al-Haddad) 被捕以来一直保存,而哈达德也是受到现在欢迎霍布洛斯的乌特勒支宗教团体Dawah的邀请。

司法部说,拒绝某人访问的原因包括煽动仇恨、散布恐惧或虚假信息,妖魔化和恐吓他人,或拒绝接受法律法规。“试图建立一个拒绝荷兰政府权威和法律体系的平行社会”也是禁令的理由。荷兰不仅拒绝圣战分子的进入。对右翼极端分子也可关上大门。

荷兰以色列信息文献中心的回应

荷兰的以色列信息和文献中心 (CIDI) 主任梅斯特鲁姆 (Naomi Mestrum) 称霍布洛斯关于以色列的言论令人震惊:“特别是因为他显然知道如何吸引听众。一个发表如此令人厌恶言论的人不应在我们的国家得到进一步散播仇恨的平台,因为这将进一步加剧了两极分化。他将哈马斯的行动视为‘巨大的推动力’,因此纵容暴力、谋杀、强奸和残害人民的行为。这令人作呕,并使事情变得更加紧张。我也想知道是什么激励人们邀请这样的人来荷兰。你想在这个社会实现什么?你的目标是什么?”

关注着这位澳大利亚人的极端主义问题观察家彼得·维勒(Peter Velle)说:“像霍布洛斯这样的人物来到荷兰只有一个目标,”让穆斯林走上圣战之路。欧洲的袭击者如果接受了穆斯林极端分子的说教,就会发动血腥袭击,这并非巧合。这些仇恨传教士的来访,也会促使激进的穆斯林青年前往中东的问题地区,加入伊斯兰国和哈马斯等恐怖组织。”

分享到: